当前位置:首页 >> 普洱党史 >> 资政育人 >> 正文  

墨江哈尼族自治县党史教育资源利用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来源:普洱党史 时间:2021/7/12 点击:4876

墨江,全国唯一的哈尼族自治县,也是云南省47个革命老区县之一。

从1921年到1926年间,在十月革命及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下,一大批墨江进步青年知识分子开始接受马列主义思想启蒙。1926年这批进步学生毕业回墨江后,分散在各学校教书,倡导办新学及破除封建迷信,积极传播革命思想。1928年2月党组织指派在蒙自做农运工作的卫秉礼回家乡墨江开辟工作。从此,墨江大地开始有了党的活动。1928年12月成立中共墨江特别支部,成为全省17个特支之一,秘密领导人民群众开展革命斗争活动。1929年春建立了以熊文和为党支部书记的中共墨江支部,把墨江的革命火种点燃起来。1931年11月,中共墨江支部正欲秘密领导发动农民暴动夺取政权之际,无意中泄露了准备武装起义的秘密,国民党政府以召开抗日救国执委会的名义将中共墨江支部领导人逮捕;1932年2月,中共墨江支部领导人熊文和、陈家麟、秦树声、曾福光、孙德齐等“五烈士”被国民党反动政府残忍杀害,大批革命志士被捕入狱,大批农民骨干和积极分子被杀害和逮捕入狱,革命斗争一度陷入低潮。

1941至1949年间,在中共滇南工委和中共思普特支的领导下,在墨江中学及通关秘密建立地下党组织和联络站,领导发动群众开展革命斗争。1948年12月20日在碧溪明子山宣布成立“墨江人民反蒋自卫军”,1949年1月1日开始攻打墨江县城,到1月7日正式解放墨江县城,成为云南省第一批解放的县城之一。1949年8月正式建立墨江县人民政权,1952年彻底平息全县各地残余匪患,墨江各族人民为追求真理和幸福美满生活,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前仆后继、奋斗不息,用热血和生命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历史壮丽篇章。

一批批革命烈士,为了国家和广大人民的利益,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坚韧不拔,勇往直前的革命精神,成为墨江人民宝贵的精神财富;一个个革命遗址,教育引导并激励着墨江人民战胜了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取得了今天的辉煌发展成果。

一、党史教育资源基本情况

在墨江长期的革命斗争历史中,诞生了“五烈士”面对敌人屠刀英勇就义的大无畏革命精神;留下了如1931年农民“秋收暴动”、通关截枪行动、宣布成立墨江人民自卫军、墨江县常备队和政警队起义、解放墨江县城、人民解放军官厅追歼战、边纵部队龙潭整训、坝溜剿匪斗争等一个个可歌可泣的红色革命故事;遗留下了地下党活动遗址墨江县城小学天君阁、墨江大寺庙,墨江人民自卫军成立地联珠镇栖马村鲁马金宫二组,攻打墨江县城指挥部原碧溪村委会、果园山基督教堂,景星官厅追歼战役旧址纪念碑,边纵部队龙潭整训司令部旧址,忠爱桥毛泽东和朱德领袖题词碑、墨江革命烈士墓纪念塔、坝溜革命烈士纪念碑、那哈格牙烈士纪念碑、“五烈士”墓等一批红色革命遗址资源。有史料记载可查牺牲在哈尼大地和从哈尼大地走出的英烈名录就有215名。

经2010年开展革命遗址排查,墨江县共确定18个革命遗址。其中,忠爱桥毛泽东和朱德领袖题词碑被列为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官厅战役纪念碑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龙潭原边纵司令部旧址、墨江革命烈士纪念塔、坝溜革命烈士碑、格牙烈士墓碑等4处入选云南省第一批不可移动革命文物名录。

在党史学习教育活动中,确定了县城小学天君阁、龙潭原边纵司令部旧址、景星官厅战役纪念碑、墨江革命烈士纪念塔、坝溜革命烈士碑、那哈格牙烈士墓碑、墨江人民自卫军指挥部旧址、忠爱桥毛泽东和朱德领袖题词纪念碑等8个红色革命遗址体验教学点。各级各部门利用红色革命遗址体验教学点组织党员开展了形式多样的“清明祭英烈”、“主题党日”等活动,瞻仰革命遗址、聆听革命故事、缅怀革命先烈、追忆烽火岁月、传承红色精神,为推动党史学习教育深入开展提供了有型载体。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挖掘保护不够。在漫长的历史长河和社会经济发展大潮中,由于缺乏专门的机构、人才队伍进行收集整理,缺少专项保护行动和资金,加之挖掘、保护意识的淡薄,大多数革命遗址或藏在深闺无人识、或遭破坏、或泯灭消失。

如:王宗白故居(墨江人民反蒋自卫军指挥部)。王宗白(1927—1996),1948年春在墨江地下党组织的安排和地方进步势力的支持下,竞选为碧溪镇长。遵照地下党的指示,利用合法身份,秘密开展工作,在组建民众自卫大队过程中,组建和掌握了5个常备班。12月20日,在地下党的领导下,王宗白率领常备班和贫苦农民200余人在卧龙明子山起义,成立“墨江人民反蒋自卫军”,王宗白任总指挥员。部队建立之初,王宗白把他的全部家产捐献出来,保证了部队的供给,并且全家都参加革命。1949年1月,墨江人民反蒋自卫军在新平、元江地方部队和云南人民讨蒋自卫军主力一支队及新峨支队的领导支援下,解放了墨江县城。1月20日,部队改编为云南人民讨蒋自卫军墨江部队,后又称墨江支队、第九支队,王宗白任支队长。作为解放墨江的主要领导之一,王宗白在墨江地方革命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王宗白故居于2013年10月被普洱市委党史研究室和县委、县政府挂牌列为重要革命遗址,可故居几经易手,已被农户拆除重建。果园山基督教堂,作为人民自卫军攻打墨江县城临时指挥部之一,因年久失修,曾破旧不堪,2015年被拆除建成墨江县福利中心果园山养护楼。大寺庙,作为早期地下党活动据点之一,房屋已经县委县政府修缮保护,但由于缺少文物、实物的收集,室内空无一物。碧溪明子山鲁马金宫,作为墨江人民自卫军成立地,也无任何标志物。“五烈士墓”,没有专门的划定保护区域。这些地方除聆听故事之外,缺少开展党史教育的必要的陈设。

另外,由于缺乏保护、收集、整理意识,在很多单位办公室搬迁等过程中,许多珍贵的党史资料、图片等或被遗弃、或被烧毁,基本没有得到有效的收集整理和保护利用。

(二)转化利用不足。墨江作为全省47个革命老区县之一,拥有丰富的红色遗址、革命旧址等党史教育资源,但除了常规化的专题开展学习教育活动外,未能有机结合文化旅游进行规划,或开辟红色旅游路线,红色教育资源为地方社会经济发展的贡献值较低。史志、民政、军人事务管理、教体、文旅等部门对红色教育资源的宣传推介不够,对精神实质提炼总结不够,对革命历史事件整理汇编不足,未能形成全社会知晓、主动参与推动的良好氛围。

(三)活动形式单一。各基层组织利用教育资源开展党员教育大多集中于清明或七一等特殊时节,开展活动形式大于意义,未能深入挖掘深层次的精神内涵。开展活动的对象大多局限于党员或青少年,覆盖面狭窄,教育意义凸显不够。

三、工作建议

(一)明确职责重点保护。从县级以上层面明确专项保护机制或主责主业部门,推进部门联动或专项保护,压实部门保护责任,防止“九龙治水”。打破党史研究部门、文物管理部门或地方政府各管一块的局面,进一步明确保护级别、范围,并适时跟踪保护情况。

(二)加大投入抢抓保护。与党史教育资源相依的文物、遗址,是不可复制的珍贵遗产,也是一项十分耗费资金的工作,必须投入充足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保护作为社会公益性事业,文物管理和管理工作的主要经费来源就是政府财政预算。相关部门必须引起重视,积极拓宽资金渠道,探索社会公益资金参与等多措并举,为资源保护提供充足的经费支持。

(三)整合资源开发利用。开发利用与保护传承从来不是孤立的存在,保护的意义在于利用,要打破思维固化,实现良性发展。一是加大保护的宣传教育和执法监督。将文物管理的社会价值和历史价值传递给政府领导和普通群众,积极发挥各种媒介的宣传教育功能。加大保护执法力度,健全管理法制体系与管理制度,使保护管理工作有法可依,有纪可循,特别是在开发建设中,让史志、文物保护部门参与规划审核,避免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和遗憾,形成全社会共同参与的良好保护氛围。二是加大开发力度。保护与利用并举,实现保护与利用共生,社会价值与经济效益双赢,做到良性循环。如在开展党史学习教育中,墨江县委、县政府预算专项资金计划恢复墨江人民反蒋自卫军指挥部旧址。下一步,要充分利用云南省推动红色文化旅游线路开发项目,打造“昆明—玉溪—墨江—宁洱—思茅—景洪—双江—勐腊”民族团结红色旅游线路项目的机遇,争取项目资金支持,进一步完善红色教育基地,依托碧溪古镇、北回归线标志园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等资源,推出红色旅游线路,推动全域旅游发展。


 

中共墨江县委党史研究室    董健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中国共产党普洱市委员会党史研究室 www.pe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5007635号-1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行政中心6幢 电话:0879-2135432 传真:0879-2122685
您是第28335497位访客
 
滇公网安备5308020200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