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普洱党史 >> 专题资料 >> 正文  

镇沅地下党早期革命活动


来源:普洱党史 时间:2019/10/15 点击:5057

镇沅是云南地下党早期革命活动地区之一,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1928年初,云南反动政府制造白色恐怖,掀起大规模的“清共”运动,下令通缉、逮捕中共党员及革命人士和国民党左派人士。在紧急关头,中共云南省临委决定将已暴露身份的共产党员张清宇、张增智、徐克、杨静珊、张秋雁及共青团员罗月辉、罗家骏、张守忠等秘密星夜离开昆明,派往镇沅开展工作,成立中共镇沅支部。临行前,党组织指定张清宇任党支部书记。支部成员有张清宇、徐克、张增智、杨静珊、张秋雁。共青团员罗月辉、罗家骏、张守忠参加党支部的革命活动。8名党团员到达镇沅后,在当地开明绅士的帮助下,分别介绍到按板井县立小学、育英小学、恩乐大寺庙小学、勐大南康小学等学校任教。他们以兴办教育为掩护,进行社会调查,宣传革命思想,揭露国民党的反动统治。1929年春由于省临委机关遭敌人的严重破坏,镇沅党支部失去了与省临委的联系,党支部解散。

一、进步青年到外地求学

在封建社会,封建专制的长期统治及民族歧视和民族压迫,置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镇沅各族人民遭受沉重的压迫和剥削。社会的黑暗动乱,生活的艰难困苦,促使进步青年,远离家乡到外地求学,接受进步思想,加入进步组织,投身革命。

1922年,镇沅县按板井的进步女青年张清宇前往昆明求学,考入省立女子师范第七班就读。张清宇在昆明读书期间,正值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胜利及“五四”运动后期。当时,反帝反封建的思想在全国广为传播,各种进步刊物、进步组织在昆明纷纷涌现,反帝反封建的民主政治宣传活动在昆明广泛开展。1924年冬,张清宇在省立第一师范毕业,经“云南青年努力会”成员吴澄介绍,参加了云南省立第一中学图书管理员李国柱组织的以学习马列主义为主,以“唤醒云南青年”为宗旨的秘密团体“云南青年努力会”,从事革命工作,宣传民主革命思想。1925年,张清宇在省立第一师范学校附属幼稚园工作,为谋求妇女的经济独立,参加了“云南女子合作团”,自筹资金购置生产工具,生产袜子及做咸菜、酱等,委托商店销售。张清宇负责做咸菜和酱,自编了《制酱法》,供他人参考。张清宇在工作之余,努力学习文化知识和积极参与革命活动。

1925年8月,共产党组织派共青团员李国柱担任云南共青团组织负责人,经李国柱和吴澄介绍,张清宇秘密加入共青团组织。1926年夏,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在广州大沙头举办政治训练班,培训云南青年。张清宇被团组织派往政训班学习。学习期间,经班主任王德三(黄埔军校政治教官)介绍,张清宇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训练班结束后,于1927年2月随同王德三等10余名党团员经越南河内秘密回滇。张清宇在中共云南特委和中共云南临时省委先后做妇运、学运和内部技术工作。

二、中共云南地方组织秘密转移党团员到镇沅开展工作

1928年1月,蒋介石改组云南省政府,委任龙云为云南省政府主席、国民革命军第十三路军总指挥。龙云上任后,奉行蒋介石反共屠杀政策,于12日发布“清党”密令,成立“清共委员会”,饬令三十八军戒严司令部、宪兵司令部及各市县、局“严行拿办”共产党员及国民党左派人士,指名通缉中共云南临时省委书记王德三等人。共产党员陈祖武、赵琴仙等相继被捕,白色恐怖笼罩全省。

2月初,中共云南临时省委根据中央“八七”会议确定的总方针及省城的严峻形势 ,决定将工作重心转向农村和厂矿,疏散大批党团员下乡进厂。决定杨正元去宁洱,徐克娴去镇沅,负责开展工作。王德三向镇沅籍的张清宇等人了解镇沅的情况后,省临委决定派一批党团员到镇沅开展工作。王德三给张清宇作出了“你们到镇沅先搞调查报省临委,可能的话我到镇沅视察,再根据情况决定具体工作”的指示。暴露身份的张清宇(女,共产党员,又名世瑾、世德、国英,镇沅人,在省临委机关做内部技术工作)、张增智(女,共产党员,又名乐生,化名郑惠英,昆明人,法校党部执行委员)、张秋雁(共产党员,又名存义,昆明人,昆明县农协委员)、徐克(女,共产党员,又名克娴,化名方淑贞,巍山人,《女声》主编、省教育会委员)、杨静珊(女,共产党员,又名淑德,化名郑佩贞,昆明人,原中共云南特委秘书)、罗月辉(女,共青团员,又名良玉、兴德,镇沅人)、罗家骏(共青团员,巍山人)、张守忠(女,共青团员,镇沅人,在昆学生)8人,由昆明的共产党员秦美分别通知,化装异名,分乘民船,星夜秘密离开昆明,前往镇沅开展工作。临行前,省临委决定建立中共镇沅支部,指定张清宇担任支部书记,共青团员参加党支部的革命活动。到镇沅开展工作的党团员多数为青年女子,为避免引人注目,在转移途中,年长的张清宇化妆成老太婆,徐克化妆成农村妇女,张秋雁化妆为青年农民,杨静珊化妆为城市妇女,张增智女扮男装为小伙子。深夜,由党组织派农协会的党员李春轩护送。转移的党团员从篆塘分乘3艘民船,于次日清晨到达昆阳后分散步行,行至峨山坡脚会合后,分两组而行。张清宇、杨静珊、张秋雁、张增智为一组,取道元江、墨江到镇沅;徐克、罗家骏和罗月辉、罗洁玉姊妹俩为一组,取道新平到镇沅。张守忠已先行回到镇沅。他们以坚忍不拔的革命毅力,徒步翻越哀牢山和无量山脉,越过瘴疠之地和土匪横行区,战胜艰难险阻,历时20余天,于2月底全部到达镇沅县城按板井。

1928年初,云南反动政府制造白色恐怖,掀起大规模的“清共”运动,下令通缉、逮捕共产党员及革命人士和国民党左派人士。据当时《布尔什维克》公布的统计资料,在云南反动政府的“清共”运动中约有300名共产党员及革命群众被捕,约120人牺牲或失踪。中共云南地方组织在昆明的工作完全转入地下。云南共产党人和革命人士面临着异常严峻的斗争形势。

秘密转移的党团员到达镇沅后,在按板井上层开明人士的帮助、支持下,以兴办教育作掩护,进行社会调查,宣传革命思想。他们利用教育阵地,揭露国民党反共反人民的罪行,宣传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宣传新思想、新文化,教唱革命歌曲,编演革命文艺节目,反对封建礼教,提倡男女平等。通过各种渠道接触各界人士,进行社会调查,并将支部开展活动的情况和社会调查结果报省临委。

三、中共镇沅支部革命实践活动

1928年2月底,秘密转移到镇沅开展工作的党团员,建立中共镇沅支部,由省临委直接领导,张清宇任支部书记。中共镇沅支部成员到达镇沅县城按板井后,召开了党支部会议,研究如何完成省临委交给的社会调查、宣传革命思想的任务。为避免人们对张增智等党团员的突然到来产生怀疑,外地来的同志需要有一个合理合法的社会职业作掩护,以解决生活及工作问题,进而搞好社会调查,宣传革命思想。根据镇沅地处偏僻,交通不便,文化落后,全县没有一所中学,以及到镇沅开展工作的党团员多数是师范毕业生的情况,党支部制定了以兴办教育作掩护,进行社会调查和宣传革命思想的活动计划。由本地人张清宇、罗月辉向亲友、士绅们介绍张增智、杨静珊等人是昆明的师范毕业生,应镇沅同学邀请来兴办地方教育。通过介绍和宣传,赢得了当地士绅的信任,得到社会各界的欢迎。他们分别被介绍到按板井县立小学、育英小学、恩乐大寺庙小学、勐大南康小学等学校任教。徐克到县立女子高等小学任教;张秋雁到勐大南康小学任教;新成立一所私立中学,招收一个班,杨静珊任文、史、地教员,张增智任数、理、化兼英语、音乐教员;张清宇、罗月辉到私立育英小学任教,张清宇担任校长;罗家骏到恩乐大寺庙小学任教。张守忠继续赴昆明求学。张增智、杨静珊食宿在罗荩臣家,徐克住罗大廷家,张清宇、罗月辉住自己家。在按板井任教的杨静珊化名郑佩贞,张增智化名郑慧英,徐克化名方淑贞。杨静珊、张增智以娘侄相称,按板井人称杨静珊为“郑娘”,称张增智“郑姐”,称徐克“方娘”。教学中,他们除了向学生传授科学文化知识外,还利用文化教育阵地教唱革命歌曲,编演文艺节目,宣传爱国主义和反帝反封建的思想。课余时间与同学们一起玩游戏,讲革命故事,走访家长,了解社会情况,进行社会调查。

      党支部寻找各种机会,定期或不定期地以同学聚会和游山玩水为掩饰,在隐蔽的山间、河边召开支部会,互通情报,研究工作。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利用适当场合和机会,对镇沅社会各阶层进行调查,了解当地风土人情、阶级状况和妇女受压迫、工人受苦受难等情况,写成书面报告送省临委。

1928年4月底,噩耗传来,赵琴仙、陈祖武、罗彩3名同志已于3月30日惨遭敌人杀害,在昆明英勇就义。党支部在按板井小河口召开会议,沉痛悼念3名烈士,寄托哀思,为烈士默哀。并庄严宣誓:要化悲痛为力量,踏着烈士的血迹,为全人类的解放和幸福奋勇前进!

1928年秋,张秋雁在勐大南康小学患重病,乡下缺医少药,当地农民跑来报信,张秋雁病情垂危。张清宇、罗月辉、张增智、杨静珊、徐克、罗家骏等及时前去探望,并带去药物及时医治,病情好转。秋末,部分党团员先后患上恶性疟疾,罗家骏病情严重,被人从恩乐大寺庙小学抬回按板井治疗,经医治无效,病逝于按板井。在安葬罗家骏遗体之日,党支部为罗家骏遗体举行了告别仪式。张清宇写了“风凄凄,雨凉凉,送君归故乡。一切一切惘徒劳,相助彼心操。谁知啦,一病不起把命抛。风凄日淡,从今永别啦。亏煞我,奈何!奈何!”的挽词,表达了同志们当时所处的凄凉境况和悲痛心情。在罗家骏病逝,外地来的同志患上严重的伤寒,病情严重,又得不到省临委的信息的情况下,党支部作出在原地养病的同时等待省临委的指示再作部署的决定。直到1929年春,外地来的同志病情已有好转,但仍未得到上级党组织的指示的情况下。党支部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作出外地来的几名同志暂时各自回家治病,并积极寻找上级党组织的决定。于是,外地来的几名同志先后离开镇沅。张清宇留在镇沅继续工作。

尽管中共镇沅支部活动的时间不长,但在省临委的领导下,党支部克服重重困难,以兴办教育作掩护,宣传民主革命思想,进行社会调查,为推动镇沅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四、张清宇失去党组织联系后,继续从事社会工作

1929年春,中共镇沅支部失去上级党组织联系后,在分头寻找上级党组织的同志杳无音讯后,镇沅党支部自行解散,留在镇沅继续工作的张清宇失去了与党组织联系。失去党组织联系的张清宇继续从事文化教育工作和社会工作,先后在按板井私立育英小学、省立镇沅县贫民义务初级小学、恩乐大寺庙小学、景东女子小学、镇沅县初级中学任教,并先后担任育英、义务两校的校长。张清宇在讲课和集会讲话中,积极向学生灌输民主革命思想,教唱革命歌曲,提倡妇女不裹小脚,婚姻自由,旗帜鲜明地宣传孙中山先生的新三民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反帝反封建思想,启发教育了一批批镇沅青年学生,鼓励学生到昆明求学,寻找救国救民的道路;勇敢揭露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行,鞭挞中国反动统治的腐败。1931年底,县长杨毓贤以祝寿为名,向人民苛派“寿金”千元。张清宇与旅省回乡的学生勇敢站出来,揭露了杨毓贤刮取民脂民膏的卑鄙行径,迫使杨向人民退回寿金。1941年张清宇为促成县立中学早日建立,把自己节省下来的910元(银元)捐献作筹建中学费用,同时带动民众捐献银元2500元。1945年,张清宇年老多病辞退教育工作在家休养,靠卖咸菜、酱维持生计。1949年8月,镇沅解放后,张清宇的党组织关系一时查不清楚,县领导只好以党外人士看待她。而她却以一名共产党人的态度积极做社会工作。张清宇先后担任按板镇妇女会主席、调解委员和被县临时人民政府聘任为县调解委员。

张清宇,女,1894年出生在镇沅县按板井一个封建家庭,幼年在按板井育英小学读书,高小毕业后,于1922年前往昆明求学,考入省立女子师范第七班就读。1924年冬,师范学校毕业,参加李国柱组织的以学习马列主义为主的秘密团体“云南青年努力会”,从事革命工作。1925年,张清宇在省立第一师范学校附属幼稚园工作期间,经云南共青团组织负责人李国柱和吴澄介绍,秘密加入共青团组织,参与革命活动,做妇运、学运等工作。1926年夏,张清宇被团组织派往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滇军)在广州大沙头举办政治训练班,培训云南青年。张清宇被团组织派往政训班学习。学习期间,经班主任王德三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训练班结束后,张清宇随同王德三等同志秘密返滇,在以王德三为书记的中共云南省临委领导下,参与做妇运、学运等机关内部工作和技术工作。

1928年初,在龙云反动政府制造的白色恐怖笼罩下,云南革命形势十分严峻,共产党、共青团员、革命人士及国民党左派人士的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中共云南省临委决定将暴露身份的革命同志转移到地方开展工作。1928年2月,已暴露身份的张清宇、张秋雁、张增智、徐克、杨静珊等5名共产党员和罗月辉、罗家骏、张守忠等3名共青团员秘密转移到镇沅开展工作。8名党团员到达镇沅后,以兴办教育为掩护,在开展教育工作的同时按照省临委的指示开展社会调查,宣传革命思想,为镇沅的文化教育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

1951年,张清宇被以“反动党团” 罪错判有期徒刑一年。1985年2月21日,镇沅县人民法院对张清宇“反动党团”一案进行复查纠正,撤销了1951年的判决,宣告张清宇无罪,恢复政治名誉,承认其光荣历史。同年6月,中共镇沅县委决定恢复张清宇党籍。1987年12月3日,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对张清宇的党籍问题作出批复:“张清宇是我党早期的老党员,为革命作出了一定贡献”。

1964年,张清宇因病逝世,享年70岁。人们对张清宇自强不息、勇于奉献的革命精神感到自豪,对她的不幸遭遇充满同情,为她的冤案平反昭雪感到欣慰,对镇沅籍人在党的历史上有这样一位革命前辈感到骄傲与自豪。

                                           

                                                                    饶华 毛锐峰 王文洪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中国共产党普洱市委员会党史研究室 www.pe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5007635号-1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行政中心6幢 电话:0879-2135432 传真:0879-2122685
您是第17658196位访客
 
滇公网安备5308020200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