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普洱党史 >> 专题文献 >> 专题资料 >> 正文  

追歼国民党军残敌


录入:peds 来源:普洱党史 时间:2017/3/16 点击:5748

1950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四兵团党委在广西南宁召开扩大会议,对进军云南作出了战役部署。决定分左、中、右三路组织野战部队和滇桂黔边纵队,对在云南的蒋介石军队残部发起全面攻击,将敌人歼灭于国境内。按照会议部署,左路由野战军第三十八军两个师从广西出发,进占边境重镇河口及屏边、金平一线,截断敌人向越南逃跑的路线。中路由野战军第十三军三十七师攻占蒙自机场,截断敌人从空中逃跑的路线。右路部队由滇桂黔边纵队副司令员朱家璧统一指挥,阻断敌人南逃之路。九支队作为配合野战大军南下歼敌的边纵武装部队,参加右路部队作战。1950年1月8日,九支队第四十一团进驻峨山,边纵副司令员朱家璧向全团作了战斗动员,命令第四十一团迅速赶到元江,阻击敌人。

为贯彻上级指示,九支队袁用之、余卫民,边纵第六支队政委张伯林和卢汉起义部队几个将领共同组成了联合指挥部。决定由起义部队两个团配合九支队作战,命令第四十一团一、二营及机炮连迅速沿元江南下,占领迤萨(今红河县城),配合野战军追击部队,消灭逃敌;命令第四十一团三营挺进新平,解除滇中独立团三营在新平腰街被围的局面。

南下的第四十一团在迤萨遭到当地反动武装“五土司”联合武装阻击。迤萨是一个高山重镇,除迤萨地方反动武装外,还有原隶属石屏的五个土司之间联合的封建武装盘踞。这五个土司与敌第二十六军九十三师师长叶植南有“兰谱”之交,因而顽固地阻止解放军入境。第四十一团与敌人激战一天一夜,进行了多次攻击,都受阻于迤萨城外的阿邦。

第四十一团在元江迤萨与“五土司”进行战斗时,国民党第二十六军溃散官兵与第九十三师二七八团从江外逃窜迤萨。第四野战军一一四师尾追至官厅时,当地一土司向边纵第十支队提供错误情报,使第一一四师和第十支队发生了一场误会战,国民党军残部乘隙渡过元江,进入迤萨。“五土司”反动武装与第四十一团纠缠周旋,掩护残敌向西逃窜。

第四十一团摆脱“五土司”反动武装的纠缠后,尾追进击国民党第九十三师,残敌已逃至绿春县。这时接到宁、墨、江联防指挥部情报:民兵已集中到墨江雅邑、龙潭设防,望第四十一团速返支援。第四十一团即返回第二道阻击防线准备阻击敌人。

1950年1月17日,国民党第八兵团团部及第八军残部在陆军副总司令汤尧的亲自指挥下,从开远沿建水、石屏向元江方向仓皇逃窜。边纵副司令员朱家璧率西进部队一个团赶到元江,阻击向南逃窜的蒋军。九支队司令员余卫民率第四十一团在元江组织地方部队和民兵投入阻击敌人的战斗。19日,国民党军由第一七〇师、教导师等部组成右路纵队,第一七〇师师长孙进贤任指挥;由第八兵团部、第八军军部及第四十二师组成左路纵队,汤尧和第八兵团副司令曹天戈任指挥,分兵两路向元江溃逃。21日,孙进贤率第一七〇师、教导师等部共4 000余人向元江扑来,攻占了元江铁索桥。但在野战军的穷追猛打下,已逃过元江的第一七〇师和教导师惧怕被野战军围歼,炸断了元江铁索桥,将汤尧等兵团机关和大部队甩在元江东岸。汤尧残部被野战军第四兵团第十三军两个师,从石屏追击至元江东岸二塘坡、红土坡、路通铺一带,处在前无去路、后有追兵的困境中。野战军经两天两夜激战,歼灭汤尧部二万余众,俘虏了汤尧和曹天戈。


 

墨江官厅战斗


逃过元江的国民党第八军一七〇师、教导师、宪兵十二团等部趁野战军与边纵部队在元江北岸围歼其主力集团军时,加速向西逃窜,企图逃到车佛南地区中缅边界一带,达到李弥与汤尧制定的所谓退可守边境一线,进可攻击昆明、百色等地的第三作战方案的目的。

此时,按照党中央提出“敌逃必追,追必到底,不歼不止”的大西南追歼战役作战原则,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司令陈赓命令挺进云南的解放军二野四兵团组织精干部队,与九支队一起,穷追猛打逃过元江之敌。野战部队前线指挥所遂决定由第三十七师师长周学义、副师长吴效闵各带两个轻装营,进行长途大追击。

1950年2月,九支队第四十一团三营完成对新平腰街的解围任务后,翻越哀牢山,进入墨江县境阻击逃敌。但敌人已从碧溪绕过墨江县城的防线,向西逃窜。三营迅速跨过阿墨江,抢先占领墨江西部官厅街,迎头截住向西逃窜的国民党军教导师。三营占领官厅街制高点的一座寺庙,在随后赶到的卢汉起义部队配合下,与敌教导师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敌军以密集的炮火向制高点射击,企图抢夺三营阵地突出包围,三营坚守阵地,给予敌人迎头痛击。战斗激烈地进行了3个多小时,整个官厅街的民房在敌人的炮火轰击下被烧毁。起义部队配合三营在官厅外围,以强大的攻势步步逼向敌人。敌人继续作垂死挣扎,发起多次反扑都被三营击退。官厅街的山地上,倒下了数以百计的国民党军官兵尸体。敌人被打得精疲力竭,在无力反攻、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打出白旗向第四十一团三营投降。这时,第四十一团一、二营和机炮连也从墨江赶来,参加打扫战场。

官厅之战计俘国民党军教导师师长李祯干及其以下官兵1100余人,其中将校级军官60余名,缴获武器1 000多件。此时,野战军第三十七师师长周学义所率两个营的追击部队也渡过水流湍急的阿墨江,赶到官厅战场。九支队第四十二团也从元江赶到。按照周师长的指示:第四十一团三营主持敌人的受降仪式,并担负押送俘虏的任务,从第四十一团一、二营及团部、机炮连和第四十二团抽调200余人员组成一个加强连,同野战军第一一〇团一起,继续追击逃窜的国民党军第一七〇师。


 

镇沅南京街追歼战


官厅战斗结束后,第四十一团、四十二团加强连和野战军追歼部队马不停蹄,继续追赶西逃之敌,于1950年2月3日在镇沅县南京街追上逃窜的国民党军第一七〇师。这时九支队第四十二团也从新平赶到,接受野战军的指挥,投入围歼敌人的战斗。敌人凭借有利地形,拼命顽抗,野战军组织了几次进攻都没有取得进展,战斗处于僵持状况。敌军又组织兵力向野战军第一一〇团的“洛阳英雄连”扼守的山峰进行反击,企图夺路逃跑。几经战斗后,“洛阳英雄连”伤亡过半,连长、副连长负伤,弹药消耗殆尽,战士们用山上的石头和刺刀与敌军搏斗。由于敌我力量悬殊,“洛阳英雄连”虽然击退了敌人的连续进攻,但还是不能结束战斗,未能完全形成对敌人的有效包围。敌一七〇师师长孙进贤利用交战双方处于相持状态的机会,以一部分兵力牵制解放军主力,自己率两个主力团绕过镇沅县城,向景东勐统方向逃窜。

这时,边纵部队组成的加强连接到九支队司令部迅速南下,追歼另一股进入思普向车佛南边境地区逃窜的国民党残军的命令。加强连将情况报告野战军,经周学义师长同意后,加强连执行九支队司令部命令,离开南京街战场,向南追歼逃敌。

紧接着,野战军调整了兵力部署,又与南京街的敌军进行了一夜的激战。1950年2月4日黎明前,战败的敌一七〇师残敌向西逃窜,南京街战斗结束。野战军和第四十一团共毙敌近百人,俘虏300余人。第四十一团派出警卫连将俘虏押送到元江接收站。

镇沅南京街战斗时,国民党军宪兵十二团一个营沿阿墨江顺江而下,逃窜到墨江县回龙街一带。正向车佛南地区追歼逃敌的野战军第三十七师副师长吴效闵带领第一一四团两个营赶到。在元墨新指挥部组织的墨江县基干大队、宁洱县基干大队以及两个县的部分民兵配合下,将敌人包围在回龙至忠爱桥一带地区进行聚歼,俘虏敌军300余人及其全部军事装备。


 

镇沅圈田街围歼战


南京街战斗结束后,野战军和第四十一团追击部队于1950年2月4日下午赶到镇沅县城,与镇沅县临时人民政府、县武装大队、按板盐厂盐管会的负责人举行紧急会议,根据当天上午敌人从镇沅县城附近邦坑河、磨庆、三岔河往勐统方向溃逃的情况,决定以主力部队为主,地方武装配合,继续追歼逃敌,并组织县武装大队、民兵、群众配合行动,支援战斗。当天夜晚,镇沅县政府派出部分人员和民兵为解放军带路,连夜往勐统方向疾进。

1950年2月5日凌晨,野战军两个营赶到勐统,抢在敌人之前占领了勐统以及附近的制高点,阻住了敌人企图通过勐统逃往国境外的道路。镇沅县武装大队也在5日上午赶到镇沅圈田街(当时属景东县),和敌一七〇师在圈田街的先头部队接上了火。中午,野战军从勐统迂回到圈田街西北部的玉龙寺山、东北部的鹦哥塘梁子对敌人进行阻击。6日拂晓,野战军与敌一七〇师的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时,九支队第四十一团从镇沅急行军赶到,团部和一、三营占领了圈田街东南部的恩乌山、白虎营梁子,阻住敌人退入按板井向南的逃路。二营渡过勐统河,抢占了圈田街战场的西面阵地,阻断了敌人向西逃窜的道路。在圈田河谷里,野战军两个营、第四十一团两个营和机炮连以及镇沅县武装大队形成了对国民党军第一七〇师的夹击和包围。敌人被压缩在圈田街、肖家窝几个村寨中。

敌一七〇师被包围后,企图突围,多次组织炮火向野战军的几个主要阵地轮番轰击,师长孙进贤拼凑敢死队,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向野战军第一一〇团一营阵地轮番反扑。第一一〇团一营的阵地曾两次被突破,但在解放军战士的英勇抵抗下,敌人的进攻最终被击退。经一天激战,第一一〇团一营伤亡较重,子弹也快打完。在这关键时刻,九支队第四十一团一营营长率一个连赶到野战军反击阵地支援,送去了子弹、手榴弹。同时,二营以猛烈的火力从勐统制高点向敌一七〇师指挥部肖家窝发起进攻。敌军慌了手脚,集结队伍向勐统河西岸突围,但数次渡河冲锋都被第四十一团二营击退,结果丢下一批尸体缩回圈田街和肖家窝。据守圈田河谷左翼山头的第四十一团机炮连用八二迫击炮和重机枪向龟缩于圈田街的敌人射击,敌人被密集地压缩在狭窄的地带,机炮连发出的每一发炮弹都能炸倒几个敌兵,强大的重机枪火力打得敌人无处藏身,漫山遍野乱窜。由于敌军半个月来一直疲于奔命,许多士兵的脚都肿坏了,沿途又找不到吃的,又饿又累,一部分连队已失去了战斗力,圈田河谷一带,躺满了疲惫不堪的国民党军士兵。经过两天一夜的战斗,敌人走投无路,再也无力抵抗,于2月6日傍晚派人前往第四十一团联系,要求谈判。第四十一团将来人送往野战军指挥部,周学义师长向来人指出:解放军已将你们重重包围,只有放下武器投降才是唯一出路。同时应孙进贤请求,派出第一〇九团副团长周峰随来人到敌一七〇师部谈判。谈判中,敌人提出要求,以“起义”条件对待他们。周峰对他们提出的无理要求进行了驳斥,严正指出,只有缴械才是唯一出路,并向敌师长孙进贤等宣传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形势和解放军优待俘虏的政策。孙进贤等见大势已去,只好答应放弃抵抗,缴械投诚。2月7日,国民党第一七〇师2 700多名官兵按照野战军指挥部的命令,在师长孙进贤的带领下向解放军缴械投诚。圈田街战斗胜利结束。参加追歼战的县武装大队人员、民兵群众配合主力部队打扫战场,清点和运送缴获的战利品,押送俘虏,胜利返回镇沅。

镇沅县南京街、圈田街追歼战,从1950年2月3日开始,到2月7日胜利结束,历时5天。参加追歼战的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三军三十七师一〇九团、一一〇团两个营,九支队第四十一团两个营和机炮连,镇沅县武装大队,盐厂工人武装,德安、按板、新抚、恩乐、勐大、振太、里崴7个区的民兵,以及由景东县城赶来的第四十二团部分人员和景谷县凤山区民兵共计2 500多人,支前的群众上千人。镇沅县党政军民全体动员,配合野战军和边纵部队,积极支前,参战歼敌,充分体现了人民战争的威力。

战斗结束后,部队返回镇沅县,野战军第三十七师和九支队参战的指战员、镇沅县地方武装大队、民兵,以及县城周围的人民群众数千人,在按板井红场上举行联欢大会,欢庆胜利。周学义师长在大会上讲话,高度评价和赞扬了边纵部队、地方武装大队、民兵、群众的有力配合和支援。会后,野战军给县武装大队、盐厂工人武装配发了武器。

车佛南追歼战


在墨江官厅,镇沅南京街、圈田街一带围歼国民党军教导师和敌一七〇师的战斗期间,从红河窜入迤萨,进入“五土司”管辖地界的国民党军第二十六军九十三师二七八团、第八军二三七师七〇九团约1 000人沿绿春县进入墨江、江城,向与缅甸接壤的车佛南地区逃窜。解放军野战部队第三十七师副师长吴效闵率第三十八师一一四团两个营和第三十七师侦察排,紧追残敌进入思普区。思普地委及九支队获悉野战军已挺进把边江一带,当即派九支队政治部主任唐登岷赶到墨江通关与吴效闵取得联系。为了进一步摸清残敌逃窜情况及去向,吴效闵率部到宁洱。1950年2月5日,宁洱党、政、军、民夹道热烈欢迎解放军野战部队的到来,九支队与野战军在宁洱会师。

这时,九支队司令部得到残敌逃窜的行踪情报:敌人将从墨江、江城的结合部进入车佛南地区,与当地的国民党九十三师在乡军人会合,攻占南峤县进行负隅顽抗。南峤有一个小飞机场,便于敌人战败后从空中向台湾逃窜,并且在与解放军顽抗时,可以从空中得到国民党台湾方面的给养和武器补充。经过野战军和九支队共同研究决定:吴效闵率野战军第一一四团所属两个营,经思茅直下车里歼灭敌人,九支队派唐登岷率机动营配合作战。同时,九支队电令在镇沅作战的第四十二团急返宁洱,南下车佛南地区阻击敌人。又令在缅宁、澜沧担任阻击任务的第四十三团,沿澜沧江南下到南峤合围敌军,务必把残敌消灭在国境线内。

吴效闵率部队到达澜沧江东岸的小勐养,与驻守小勐养的九支队车佛南整训总队会合,这时还没有逃窜残敌的消息,估计敌军还未进入车里。鉴于边疆民族关系问题,上级曾指示部队进入民族地区必须慎重。吴效闵考虑为不引起当地少数民族群众误会,决定部队暂时不进入车里,绕道沿澜沧江下橄榄坝,力争在澜沧江东北岸和江边歼灭逃敌。于是野战军第一一四团两个营和九支队直属机动营,取捷径直抵澜沧江北岸要道,并布置车佛南整训总队渡过澜沧江占领南岸,配合追击部队行动。解放军到达橄榄坝时,得知敌九十三师二七八团残部在4小时前从橄榄坝渡口渡过澜沧江向西南逃窜,江对岸还有敌军的后卫部队防守。解放军当即隐蔽并封锁消息。正当吴效闵仍顾虑渡过江去打仗是否影响到与当地少数民族的关系问题时,曾任车里宣慰司议事庭庭长的傣族进步人士召存信代表当地傣族头人和群众找到吴效闵,要求解放军渡江消灭敌军,解除车佛南地区各族人民被国民党反动当局压迫的痛苦。召存信还提出由他亲自带路,沿途筹措粮草,用民族语言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向群众讲清解放军是各族人民的子弟兵,发动群众支援解放军的建议,并保证不会引起民族纠纷。九支队的领导也提出了渡江歼敌的意见。在此情况下,吴效闵决定渡过澜沧江歼灭敌人。于是,当地傣族群众和追击部队连夜准备渡江船只与竹筏。1950年2月15日拂晓,野战军两个营和九支队机动营从橄榄坝渡口强渡澜沧江,歼灭了防守渡口的敌人。接着追击部队向车里大勐龙方向急行军追击敌军。途中获悉敌军已向佛海逃窜的情报,追击部队又掉头越过佛海格朗河大山,于2月17日夜晚到达南峤的景真。景真傣族群众热情欢迎解放军,当地土司主动让部队把指挥部设于其土司府内。这时,敌军已窜到南峤县城勐遮,但他们尚未发现追击部队已尾追而来。破晓前,追击部队发起进攻,野战军第三十八师一一四团二营担任主攻,九支队机动营和镇江整训总队、车佛南整训总队配合攻击。野战军战士绕过敌军设置的障碍物,进入敌军所在地勐遮乌龟山,炸开敌军固守的大门,盘踞在乌龟山的敌军仓皇组织抵抗,当他们弄清作战的对象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时,大部分已经成了俘虏。100多名残敌缴械投降,另一群残敌从后门逃跑。二营留下一个排看管俘虏,搜索阵地,其余连队与九支队机动营进行搜山,追捕逃敌。

在追歼南峤县城残敌的同时,野战军第一一四团一营火速占领了南峤飞机场,粉碎了敌人从空中逃往台湾的企图。

1950年2月19日追击部队正在休息待命时,残敌第二十六军二七八团的一个营,流窜到南峤,企图与据守南峤之敌会合,从机场乘飞机逃往台湾。部队发现来袭的敌人后,哨兵鸣枪通报,吴效闵副师长命令追击部队两个连从左、右两边迂回阻敌,其余迅速占领乌龟山高地,居高临下,正面袭击敌人。来袭的这股残敌是国民党顽固派中的死硬分子,为了夺回南峤飞机场,从空中逃往台湾,他们向追击部队发动了多次进攻。野战军和边纵战士与敌军展开激战,甚至进行了白刃格斗,打退敌人4次进攻,最后迫使残敌放下武器投降。南峤乌龟山歼灭战击毙敌人70多名,俘虏500多名,缴获各种武器1 000余件、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一批。


 

江城坝溜和山神庙阻击战


按照思普地委和九支队司令部阻击逃窜残敌,迎接解放军的指示,1950年1月,江城县临时人民政府从第三武工队和农村抽调了40余名精干人员,组成了县基干队。

1950年2月5日,国民党第二十六军九十三师二七八团1 000余人从绿春窜到江城县曲水乡坝溜渡口附近。敌先头部队伪装成老百姓,到江边察看地形,企图泅水过江寻找竹筏和船只。驻守在坝溜渡口的县基干队识破敌人的伪装后,开枪向敌人射击,打响了战斗。基干队与敌人隔江对垒,双方形成火力对射。敌人仗着人多势众,武器精良,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一齐向基干队阵地上扫射,激烈的枪声响彻大江两岸。经一段时间的阻击,基干队主动撤出阵地,向县城方向转移,沿途寻找有利地形继续阻击敌人。敌军过江后,沿着基干队撤退的路线向江城县城扑来。2月6日下午,国民党军先头部队在麻栗树小河边追上基干队,双方又展开战斗。敌人抢先占领有利地形,集中火力向基干队开火,基干队迅速撤离河边,抢占对面山头阻击敌人,掩护县城党政机关人员和群众撤离。完成阻击任务后,基干队向加禾乡四营河方向撤退。2月7日,敌军进入县城,但县党政机关及一部分群众已安全转移到乡下,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敌人在县城住了一夜后于2月8日向镇越方向逃窜。江城县党政机关转移前,书写了大量的“我军优待俘虏”、“欢迎弃暗投明”、“只要缴枪投诚,就有光明前途”等标语,张贴在大街小巷、村头路口上。在军事打击和政策感召下,敌二七八团的100多名官兵携带枪支弹药向江城县人民政府投诚。

向滇南逃窜的国民党第八军二三七师七〇九团及随军家属,在团长李国辉率领下,进入江城。1950年2月13日下午,江城县人民政府接到曲水乡坝伞民兵送来的情报:有一支约500人的国民党军队由绿春进入曲水后向县城窜来,当晚宿营于离县城10公里的腊户坝。县长荀彬立即召开了县政府科长及基干队分队长以上的干部会议研究对策,决定利用腊户坝至县城的必经之地,位于县城东北面的山神庙垭口的有利地形阻击敌人。

1950年2月14日凌晨3时,江城县基干队、武工队和民兵共40余名参战人员从县城出发,到达山神庙垭口,分别把守住山神庙垭口的正面和左侧阵地,严阵以待敌人进犯。上午9时,敌军沿着腊户坝通往县城的道路缓缓而来,先头部队一个营顺着垭口阵地前方左侧的道路爬上山,进入伏击阵地。当3名敌军尖兵进入伏击圈时,阻击队员从战壕跃出,俘虏了两个。走在后面的敌尖兵见势不妙,边往后退边鸣枪报警,战斗由此打响。基干队和民兵以密集的火力压向敌人,打得敌人抬不起头来。战斗进行约20分钟后,宁、墨、江三县联防指挥部尾追敌人的民兵50余人赶到阵地投入战斗。这时阻击参战人员达90余人,并增加了迫击炮、机关枪等武器。援兵赶到,火力增强,阻击队伍士气大振,预备队也投入了战斗,对敌形成正面阻击、左右两侧交叉夹击的局面。敌军以强大的火力向垭口阵地发起进攻,阻击的民兵奋勇抵抗,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了3个多小时,敌人发起的3次进攻都被打退。

在久攻不克后,敌军调整了进攻路线,由强攻正面主峰阵地改为往左右迂回,兵分两路从垭口阵地侧面上山,居高临下,把大量的炮弹和枪弹倾泻到垭口阵地上,大批敌军也发起冲锋,迅速向垭口阵地压下来。在敌人强大火力的压制下,阻击部队难以进行有效的还击,这时阻击战已打了5个小时,弹药消耗很多,已不能再继续战斗下去。为此,阻击部队当即决定撤出战斗,向西面转移。在两挺机枪的掩护下,参战的队员迅速撤出了阵地。

阻击部队撤出山神庙垭口阵地后,敌军分两路由清凉山和狮子梁进入江城县城,在城里进行了一场掠劫之后又继续逃窜。

山神庙垭口战斗结束后的当天晚上,为减少敌军对沿途群众的抢掠,江城县武工队副队长苏泽率领20名精干的县基干队员,连夜出发追击逃敌,抓获了几个伤病号,缴获冲锋枪1支、步枪1支、战马1匹。队伍回到大过岭时,又搜捕到10多名敌军散兵。

山神庙垭口阻击战是宁、墨、江三县民兵的联合作战,以一支90多人的地方武装阻击了国民党正规军第七〇九团500余人。在敌强我弱、装备落后、弹药不足的情况下,阻敌5个多小时,击毙敌营长1名、伤敌10余名、俘敌16名,并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仅有1名武工队员受轻伤。此次战斗,打乱了敌人的行动计划,阻滞了其逃窜的时间,减少了敌人对各族人民的危害。


 

曼伞、勐宋战斗


国民党军第七〇九团从江城逃出,继续向中缅边境逃窜。他们渡过澜沧江向佛海方向逃跑时,发现解放军追击部队已进入佛海和南峤地区,又转向车里大勐龙方向奔逃。解放军野战部队第一一四团将敌人一路追赶到了大勐龙附近后,九支队第四十二团奉命继续追击,车佛南整训总队也赶到大勐龙与第四十二团会合。此时敌人已逃到大勐龙坝子南边、离国境线只有20公里的傣族村寨曼伞。1950年2月22日,部队追至大勐龙曼宾寨子时发现敌人的抢粮队,便迅速开枪追击,追至曼伞的原始森林时,天色已晚,部队在夜色中继续前进。晚11时,第四十二团尖刀班在行进中被敌哨兵发现,敌人向第四十二团猛烈开火,尖刀班也予以还击。由于对地形不了解,部队停止了前进。23日拂晓,敌军以优势兵力沿山而下,向第四十二团右侧运动,第四十二团四营迅速发起进攻,双方展开激战。敌人凭借有利地形,以数倍于四营的兵力向四营阵地冲击。四营英勇战斗,坚守住阵地。这时第四十二团六营和车佛南整训总队第一大队赶到投入战斗。在强大的攻势下,敌军支持不住,向勐宋方向撤退,追击部队于23日上午10时占领曼伞。

敌七〇九团撤退到临近中缅国境线不远的勐宋一带后,布置防线以密集火力阻止追击部队。第四十二团抢占了敌左前方的山头,与敌人进行激战。由于配合作战的起义部队保安第七团未能按时到位,没有按原计划形成对敌人的包围,致使敌七〇九团趁黑夜从中缅边境58号界桩处逃出国境。曼伞、勐宋战斗,毙、伤敌10余人,俘虏8人,缴获了一部分枪支弹药,第四十二团牺牲3人,伤10多人,车佛南整训总队第一大队队长牺牲。

第四十二团完成曼伞、勐宋战斗后,又奉命追歼逃往中缅边境的敌二七八团和原盘踞在车佛南地区的国民党九十三师在乡军人。与残敌在打洛江桥激战,打死打伤敌军10余人,其余敌人在追击下越过国境线向国外溃逃,车佛南地区全境解放,在思普区境内的追歼战斗胜利结束。

在滇南追歼战中,九支队配合野战军胜利地完成了阻击国民党军残部的光荣任务,粉碎了国民党蒋介石集团把滇西南作为反共基地的计划。


 

思普各族人民和解放军谱写的团结战斗凯歌


滇南追歼战役,有一半时间是在思普区内进行的。思普区党政机关、部队、各界团体、各族人民配合野战军进行了一场追歼国民党军在大陆的残余部队的人民战争,谱写了一曲团结战斗的凯歌。

在中共思普地委和行委会领导下,思普区和各县都建立了“阻匪迎军”委员会,作好团结迎军、阻击残敌的准备,从各个方面配合野战军,坚决、彻底地歼灭残敌。

在思普根据地,敌人遇到的是野战军和边纵部队、民兵的围追堵截,从哀牢山到无量山,从元江、墨江等内地县到车佛南边境,各级党组织领导的基干队、民兵、自卫队等在村镇要隘布下滚石檑木、陷阱竹签,放倒树木设置障碍,挖断山路迟滞敌军行动。在把边江、李仙江、威远江、澜沧江设防堵卡,层层阻击敌人。沿途村寨,岗哨如林,处处有情报网和报警设施,敌人还未进入,老百姓的报警鸡毛信已送到人民政府和部队手中。被敌人强抓去的向导也故意把他们带到绝路,使其寸步难行。敌人跨入根据地境内,满山遍野牛角报警,民兵堵卡伏击,阵地上的钢枪、火药枪、土炮齐响,扰得敌人行不安、坐不宁。野战军和边纵主力追歼残敌时,联防指挥部组织民兵阻击、迟滞、会歼小股零散残敌的行动随处可见。当时的《思普人民报》刊登的墨江通讯写道:“墨江各乡的民兵都动员起来了,他们主动打击敌人,敌人逃到哪里,哪里就响起人民的枪声,打得敌人无处躲藏……”《思普人民报》1950年第18期,《人民枪声到处响,打得“黄狗”没处藏》,普洱市档案馆。各族人民自觉地投入到阻击敌人的洪流里,站岗放哨,日夜巡逻。零星的掉队蒋军,在慌慌张张地追赶队伍的路上,也被群众发现抓住送到村政府。逃窜的敌人深深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在逃敌经过的地方,人民政府动员群众坚壁清野,将粮食、牲畜和一切可能为敌人所用的物资疏散隐藏起来,使敌军所到之处,找不到人,抢不着粮食,甚至连喝水都找不到水源。从进入思普区,逃敌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他们把农民地里留种的玉米都抢来吃了,喂猪的米糠、马槽里的马料、山上未成熟的野果等都被用来充饥。他们所能见到的,是人民政府张贴的“消灭黄狗兵,迎接解放军”、“蒋军只有放下武器,才是唯一出路”、“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等宣传标语,指出他们已陷入绝境,只有缴械投降才是唯一出路。

解放军野战部队进入思普区前,思普地委和行委会就对迎接解放军的后勤工作进行了周密部署。各地方党委和政府充分发动群众,为解放军筹集粮食,并做好服务、慰劳工作。在墨江、宁洱、思茅、车里等大路上,运送粮草的人员和马帮络绎不绝。宁洱县政府和凤阳区政府工作人员,每天改吃一餐稀饭,节约粮食支援部队。镇沅县按板井305名工人捐献600多银元购买粮食支援前线,磨黑井和按板井女工赶做了几百双布鞋送给解放军,镇沅县政府和武工队在解放军经过的村寨动员群众舂好米,备好菜,随时准备为部队做饭。墨江官厅战役中,群众得知解放军将敌人包围在山上,立即把一筐筐米饭和一桶桶开水送到阵地上。镇沅圈田街战斗中,群众踊跃捐献大量布鞋、红糖、腊肉、甘蔗、花生、鸡蛋等慰问品,并及时送到阵地上,慰问解放军。沿途的哈尼、彝、傣等少数民族民兵、群众也积极参加阻击逃敌,为解放军带路、送情报、堵卡、送饭送水。解放军所到之处,都有群众踊跃支前,争先送上布鞋、鸡蛋等劳军慰问品。

野战军第三十七师追歼敌人经过宁洱时,宁洱军民倾城出动欢迎解放军,在路口扎起彩门,写上“太行子弟进思普,华北雄师卫边疆”的大幅标语,大家挑着红糖水、煮鸡蛋,放着鞭炮,敲锣打鼓,扭着秧歌迎接解放军。


                                                           中共普洱市委党史研究室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普洱市委党史研究室 www.pe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5007635号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行政中心6幢 电话:0879-2135432 传真:0879-2122685
您是第10615284位访客
 
滇公网安备5308020200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