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普洱党史 >> 人物述林 >> 正文  

哈尼族治爆缉枪英雄——陶学峰


录入:peds 来源:普洱党史 时间:2015/11/27 点击:14063



 
    陶学峰(1964~2003),生前是云南省普洱市江城县公安局国庆乡派出所所长,一名普普通通的哈尼族民警,在2003年2月17日缉枪过程中,英勇牺牲。他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演绎了一名人民警察对党和人民的赤胆忠诚,诠释了人生和警察的真正含义,留下了一种忠诚为民的警察精神。
英雄的足迹
    陶学峰,男,1964年8月10日,生在江城县宝藏乡前进村半坡寨一户哈尼族农民家庭,家中兄弟姐妹众多,收入除了刚够吃的口粮外,就只靠养几只鸡、几头猪换点钱。陶学峰在那个至今未通电、未通公路的小山村里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少年。他的启蒙老师至今没忘记那个靠着坚韧毅力种辣椒、采草药勤工俭学,写作业最认真的小学生陶学峰。渴望读书使陶学峰在家里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再次获得了读初中的机会,哥哥姐姐们省吃俭用接济着这个贫困家庭中最小的孩子。接下来,他一鼓作气读完了高中并考上了云南省人民警察学校。其间的艰辛,仅他度过的大多数半饥半饱的日子就让人辛酸落泪。
    1985年陶学峰警校毕业后分到了江城县公安局工作。他从一名刑警队侦察员升为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又从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升为派出所所长。在从一名普通的警察成长为一名公安基层干部的过程中,他每走一步,都留下了一个坚实的脚印;每干一行,都书写了一页闪光的履历。
    人们记得最牢的,是陶学峰的认真。
    陶学峰初到公安局时,分到刑侦部门工作。在这个被人们称为公安机关最苦、最累也是最锻炼人的岗位上,陶学峰一干就是五年。五年里,陶学峰大大小小办了几百件案件,有多少日子他没有顾得上好好坐下来吃顿饭,有多少个夜晚他没有睡个好觉,他和人少事多的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所有警察特别是刑警一样,每天超负荷地工作着。他所参与办的案件件件都定性准确,程序合法,从没有被检察机关退侦或被人民群众投诉过。
    1991年,陶学峰调到了治安大队,主要负责枪支、危爆物品和烟花爆竹的管理监督。比起干刑侦,出差下乡是减少了,但这项工作不仅更繁琐更繁忙,而且责任重大,更需要胆大、心细、勤恳,坚持原则。他深知,随着市场经济的日益发展,社会治安问题已日益提上政府的议事日程。在江城这个边陲小城,要抓好治安,搞好稳定,就必须从源头抓起。而这个源头,正是自己负责的这项工作。他给自己定下了规矩,凡涉及枪支弹药、爆炸物品,一定要一丝不苟,严格管理。
    对县供销社烟花爆竹的经营和管理,成了他监管方面的一大任务。为了消除隐患,陶学峰两次督促供销社移动库房,看供销社卖烟花爆竹的门市正面迎着太阳,又建议他们把门市搬到了街面背光的地方。在抓好职能部门的同时,陶学峰还事必躬亲,亲自检查。每年春节前一、两天,很多销售点要营业到午夜12点多钟,陶学峰便亲自带领民警和监督员到街上流动监督,销售点卖到几点,他们就跟着熬到几点。县物资公司经营雷管炸药等易爆物品,这是陶学峰严格管理的又一个重点。他除了平时指导建立严格的安全管理责任制度外,还经常突击检查,看仓库保管员有无脱岗现象。一旦发现有脱岗,批评和处理齐上,让责任人心有余悸,不敢再有下次。该公司副董事长余文兵跟陶学峰是好朋友,有一次,余文兵和陶学峰商量想从仓库里拿两筒炸药去勐野江炸鱼。陶学峰严肃地说:“那可不行,好朋友归好朋友,我不能看着好朋友违反规定。”久而久之,大家都觉得陶学峰这个人平时为人很温和,很好相处,但是,只要涉及到工作,马上变了个人,六亲不认。有人跟陶学峰开玩笑,说他在工作上太死板,严肃得有点过分。陶学峰回答:“是要管严,不然出了事,你们不好交代,我也不好交代。”
    营盘山水库的修筑是江城县的一项大工程,使用的炸药很多,这个地方便成为陶学峰的牵挂之地。有一次水库施工有两吨的爆破工程,而工地周围寨子很多,为了寨子的安全。他驱车跑了几十公里,一个寨子一个寨子的贴公告,一家一家的通知交代安全注意事项,落实安全防范措施,直忙到他认为没有什么遗漏了,才返回局里。多年来在陶学峰一丝不苟,严格认真的管理下,江城县的烟花爆竹、易爆物品从没有出过任何事故。
    1999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和公安部关于收缴民用枪支的通知。在江城县公安局的统一部署下,陶学峰带领枪支调查和收枪宣传小组,用长达一个半月的时间跋山涉水,足迹踏遍全县459个村寨。他首先抓好村社干部、共产党员等骨干队伍的带头作用,形成调查枪支、宣传《枪法》的强大队伍;对重点户和难点户,陶学峰利用自己也是哈尼族懂民俗、会说哈尼话的优势,逐人做思想工作。瑶家的火塘边、哈尼人的锅灶旁,到处都留下陶学峰小组的身影和笑声。为感化那些家里只有这支枪是值钱之物的村民,陶学峰碰上他们挖地就帮他们挖地,碰上劈柴就帮着劈柴。他总是说:“我也是从山里走出来的,我知道你们的艰辛,但枪不得不收,这是关系国家、社会安全的大事啊!”
    2000年,各级公安机关开展“严打整治”斗争后,陶学峰又多次利用治爆缉枪专项斗争的机会,亲自组织收缴了各类民用枪支1000多支。此后,凡是他下乡办案还是搞社会调查,对民用枪支是随见随收。广泛、深入、细致、耐心的调查与宣传工作,使江城县的收枪工作做到了底数清、情况明。至2003年2月全县共收缴各类民用枪支7556支。2002年6月,云南省公安厅批准表彰陶学峰为“治爆缉枪先进个人”。
    2002年12月,局里任命陶学峰为本县国庆乡派出所所长。12月20日,陶学峰带上简单的行李到距县城7公里的派出所报到了。打开办公室的窗户,对面就是茫茫群山,国庆乡的6个村委会100个村民小组就散布在这331平方公里的大山皱折之中。要让这些祖祖辈辈生活在大山里的贫困农民有一方安居乐业的土地,陶学峰深知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重。他以一贯的敬业和认真,很快进入了派出所所长的角色。在从上任到牺牲的短短58天时间里,他扎扎实实地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他积极与乡党委协调、配合,于报到的第三天召开了全乡村社治保骨干会议。
    第二件,制定了2003年国庆乡派出所工作计划。其中对易爆物品的检查和私藏民用枪支的收缴作了具体安排。
    第三件,深入全乡村寨和单位了解社情民意,58天里他爬山涉水跑了大部分村寨,2月14日那天,他带领本所的两位民警到嘎勒村查处一起一老汉因醉酒砸破他人房瓦的治安事件。见醉酒的老汉是偶然为之且损坏不严重,便免予治安处罚,耐心教育后责成其将损坏之处修好。这起双方都满意的治安案件,竟然是他经手办完的最后一个案件。
壮烈的牺牲
    2003年春节过后,陶学峰因整个春节期间都在加班,故这几天正在县城家里补休,与家人短暂的团聚。2月16日下午听下班回来的妻子说:“我们医院今天下午来了两个打架受伤的人。”这句无意间的闲话却让这个职业责任心强的警察坐不住了。因妻子所说的医院里的那两名伤者就是他负责的辖区内的一起治安案件的当事人。17日这天,陶学峰就约上也在家补休的战友朱继东来到医院,找到那两名因打架受伤住院的村民取了证,得知还有两名证人在十几公里外的大山寨,两人又连忙从县城径直驱车前往取证。因派出所离大山寨还有十几公里,处理的又是一起治安案件,他就没有绕路回派出所去取按规定统一保管的枪支和警械。
    取证很顺利。但在取证过程中,陶学峰了解到一个情况:大山寨还有几个村民私藏有枪支。一提到私藏民用枪支,陶学峰特别敏感,他深知在这贫穷落后、世代视枪如宝的哈尼山寨缉枪的难度与危险。但他没有犹豫,当即决定要找到这几位村民,把私藏的枪支按规定收缴起来。他对战友朱继东说:“这几支枪今天我们一定得把它收回来,让它多留在民间一天,对社会治安就多一份威胁;再说,你看这山上连鸟都不多了。”
    此时已是下午4时许,大山寨一派静谧平和的气氛。收缴工作开始很顺利,前几个村民虽然也有万般的不舍,但在陶学峰晓以大义和入情入理的说服教育下,终于通情达理的将心爱的猎枪交了出来。陶学峰将收缴到的三支枪和一根枪管交给随行战友朱继东,叮嘱他保管好,自己又去寻找最后一名持有猎枪的村民赵平江。在村民的带领下,陶学峰在山上一个草棚里见到了酒气熏天的赵平江,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对赵平江作了说明。赵平江没有表示出异议,同意回去把枪找出来上交,并且真的下山回家去了。然而,事情就在这时发生了逆转,谁也没有料到赵平江回家后一看到枪就舍不得了,他想到枪是他花了100多元钱买来的,对他这样的贫困家庭来说,买枪的这笔钱已是个相当大的数目,况且家里的一切日用开支都需要他用这支猎枪去找补,没有了枪,就等于没有了经济来源;还有那该死的黑熊,一到庄稼成熟时就来地里偷吃,往往把一块地糟蹋得颗粒无收,没有了枪恐吓不了它,一家人的生活怎么办?想到这里,文盲加法盲的赵平江头脑立刻发热发昏,借着酒劲,杀机顿起:“如果谁硬要把我的枪收走,我就把他杀死。”于是他拿着枪,抄起一把锋利的菜刀出了门,没有按事先说好的去找还在等着他的陶学峰所长,而是跑到寨子脚的田埂边坐着。陶学峰左等右等也等不来赵平江,就三番五次到处找他。当费尽力气发现赵平江时,陶学峰和朱继东见再三呼唤他也不答应,就一前一后边喊边走出寨子,向赵平江走去……
    当陶学峰大步走到距赵平江还有21米远的时候,赵平江突然从田埂下边拿出猎枪,不由分说地对准了赤手空拳的陶学峰。看着黑洞洞直对着自己的枪口,陶学峰没有后退,多少次面对这样的危险他都没有退却过,他相信法律的威慑感召力,相信一个人民警察对善良人们的亲和力。于是,他立即挥手制止赵平江,大声说:“不要乱来,你这样做是犯法的……”,也许他想用情理打动面前的这个人,也许他想冲上去制止这种犯罪行为,但是他没有想到,赵平江那极度贫乏和空虚的头脑此时已进入疯狂状态,什么法律,什么道理,都已被他统统排斥在做人的准则之外。枪响了,一团火焰从枪管中呼啸而出,猛烈地击中了陶学峰的头部(事后经法医鉴定,仅打到陶学峰面部颈部的铁砂就达274颗,射击距离21米),只见陶学峰的身体猛地震颤了一下,便沉重地扑倒在了地上……
    空气仿佛凝固了,四周静音一般沉寂,紧接着响起了震惊失控的呼喊声,朱继东不顾一切地跑上前去,抱着满脸是血的陶学峰痛切地呼喊着“所长、所长……”。随即他又大声向村民们呼救,村里两个胆大的青年人跑了过来,准备和朱继东一起援救陶学峰。谁知两眼充血的赵平江趁这个空当,又将枪膛装上弹药,嚎叫着冲了过来,再次把罪恶的枪口对准了朱继东和两个村民。为了不让血案扩大,及早制服凶犯,手无寸铁的朱继东只得一边招呼两个村民疏散,一边转身退向有信号的地方打手机报警。孰料,更令人震惊发指的一幕此刻发生了:赵平江见人们退去更加恼羞成怒,像疯狂的野兽,冲到倒在地上的陶学峰跟前,一看陶学峰还在呼吸,竟挥舞着锋利的菜刀,凶残地对准陶学峰的脖子砍了下去,致使陶学峰头颈分离,当场壮烈牺牲……
活着是英雄
    陶学峰牺牲的消息震惊了整个江城。江城县公安局全体民警迅速出动,在县城周围散下了弥天大网。仅仅过了10个小时,丧心病狂杀害陶学峰后,企图远逃的歹徒赵平江就在县城的一个小旅社里束手就擒。3月5日,一审判决故意杀人犯赵平江死刑。也许赵平江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因而没有提出上诉。
    英魂已逝,八方追悼。人们对陶学峰的壮烈牺牲,无不扼腕痛惜。战友们提起陶学峰都说,陶学峰的人生字典里就从来没有过“退缩”两个字,在他18年的警察生涯里,像当天那样的场面,他已不是第一次经历,只不过这天他面对生命危险,挥举手臂,勇往直前的英姿成为他人生最后一个也是最为闪亮耀眼的壮举。
    那是1991年2月18日,刚刚过完春节,人们喜庆大年余兴未尽,不料有几名不法分子闲极无聊,在县运输公司门前寻衅滋事。在场的一名县公安局便衣侦察员上前制止无效,反被打成重伤,随身携带的一支“五四”式手枪也被歹徒抢走。
    情况变得万分紧急。谁都知道,枪落入歹徒之手意味着什么。陶学峰和战友们火速赶到现场,正与仓皇逃跑的抢枪歹徒迎面相遇。见逃跑的路被堵死,歹徒歇斯底里地挥舞着抢来的枪狂叫:“都别靠近,谁敢靠近别怪我不客气!”围观群众太多,稍有不慎便会酿成流血事件,陶学峰冲到最前面,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大义凛然地对歹徒说:“把枪放下,你这样做是犯罪,你年纪轻轻的要对自己负责!”也许是慑于陶学峰的威严,也许是害怕法律的严惩,歹徒像泄了气的皮球,乖乖交出了枪支。
    事后发现,被歹徒抢去的枪子弹已经上了膛,如果当时处理不及时、不得当,造成伤亡在所难免。而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人们当时都替陶学峰捏着一把冷汗,过后每想到这里,人们又对他关键时刻敢于挺身而出无不钦佩。
    类似这种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故事,在陶学峰身上发生过不止一次。每当回忆起那些惊心动魄的场面,陶学峰那大义凛然的身影就一次次地再现在战友们面前。
一个寒冬季节,被解聘的保安员杨某由于心理异常,跑到县政府大闹,先是砸烂了办公大楼的窗户玻璃、大厅里的整容镜,接着又扳断一根一米多长的铁水管狂挥乱舞,在机关大院乱砸一通。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上前制止,只好拨打“110”报警。
    时任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的陶学峰带领两名民警赶到现场,看到扬某手抓铁棍还在大院发疯,人们吓得纷纷躲避。陶学峰不顾劈头盖脸朝他打来的铁棍,冲上前去扭住杨某,在两名民警的协助下,给杨某戴上手铐。暴怒的杨某气足力大,硬是挣断手铐链子,东逃西窜,狂暴抵抗。陶学峰不顾危险,冲过去将其紧紧按住,待另一民警找来一根粗铁丝,才将其制服。
这年夏天,陶学峰和几名战友去执行一项公务,谁知对方仗着自己身强力壮,又学过几招功夫,把手中的锄头舞得呼呼作响,并威胁民警“哪个敢动我!”,陶学峰看此人如此嚣张,大声喝令其放下锄头,配合民警执行公务。对方非但不听,反把锄头舞得更凶了。眼看事态再不制止将会更加恶化,陶学峰不顾危险,冲上前去,躲过对方舞得团团转的锄头,三拳两脚将其制服,顺利完成了任务。
    英雄的生成绝非生活中的偶然,他是陶学峰在人生的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积淀而成。人们说:“他活着时就是个英雄!”
 
    (根据《思茅日报》2003年6月17日刊载的长篇通讯整理)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普洱市委党史研究室 www.pe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5007635号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行政中心6幢 电话:0879-2135432 传真:0879-2122685
您是第10615372位访客
 
滇公网安备5308020200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