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普洱党史 >> 人物述林 >> 正文  

彝族电影明星——杨丽坤


录入:peds 来源:普洱党史 时间:2015/11/27 点击:13727

 

    杨丽坤(1941~2000),女,彝族,云南省宁洱县磨黑镇人。生前主演的电影《五朵金花》、《阿诗玛》,曾获多项国际大奖,成为中国影坛的最佳电影明星之一,她以美丽和善良的化身永远活在中国人民心中,也备受世界人民的欢迎。
彝族姑娘成了电影明星
    1941年,杨丽坤出生在磨黑镇一户经营盐井的家庭。一共有12个姐妹,她排行第九,所以,她有个小名叫“小九”。
    杨丽坤10岁那年,母亲去世了,家里托人把她送到了昆明,同当时在昆明工作的二姐和二姐夫住在一起。杨丽坤的二姐夫郑敦,当时是云南省委组织部部长,为她的成长提供了条件。杨丽坤来到二姐家,二姐夫妻俩一商量,决定让她在附近的新村小学上学。那时她年龄小,胆子也小,不敢一个人睡觉,姐姐和姐夫又把她的床搬到他们的房间,让她和他们住在一起,姐姐和姐夫就像父母一样关心着她。杨丽坤在学校爱唱爱跳,那时学校的场地都是泥土面,在那里跳舞,会扬起很多灰尘,孩子们的脸上身上都是灰朴朴的,歌舞团的老师来培训学生,看到这种场面,就提出让孩子们到歌舞团去培训,从此孩子们都去歌舞团培训了。在培训中歌舞团的领导发现了天真可爱的杨丽坤,想把她招进歌舞团,但二姐不同意没去成。后来,她跟着二姐去看演出,无意中碰到歌舞团的胡宗礼团长,胡团长认识杨丽坤的二姐,又向二姐提出让杨丽坤去歌舞团,二姐还是不同意,她想让杨丽坤上大学。过几天,歌舞团的几位领导又多次上门要求要杨丽坤,二姐还是不同意。这时,二姐夫说话了:“既然工作需要就让她去吧。”二姐看了看丈夫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但她提出一个条件,杨丽坤去歌舞团可以,但不能影响她的学习。歌舞团的领导点头答应了。
    1954年,13岁的杨丽坤来到了省歌舞团,过了一段时间,歌舞团演出时,杨丽坤的二姐和二姐夫都去看了,一连几个节目都是杨丽坤演主角,看到这里,姐夫生气了:“不能让她演那么多的主角,这样会影响她的学习。”
    那年,杨丽坤去歌舞团,本来说好是借去的,谁知这一借就是多年。去歌舞团的第一年,姐夫不让她拿工资她也没有拿。歌舞团的演出她都是义务去做的。
在歌舞团,她总是认真刻苦地练功,练就了她极好的身材,再加上她那双水汪汪会说话的大眼睛,活脱脱一朵出水芙蓉,人见人爱。
    这样一棵好苗子歌舞团怎能放手,杨丽坤在借去歌舞团后,成了团里的台柱。她会跳新疆舞、蒙古舞等许多民族舞蹈,她还到北京演出,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1958年,长春电影制片厂的王家乙导演到云南省歌舞团选演员,准备拍《五朵金花》,当时歌舞团的姑娘们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坐在那里等着导演,杨丽坤却因二姐夫郑敦被打成“反党集团”的头头,受到牵连,在团里扫地。那天,导演来也没有通知她,她提着一桶水,拿着拖把准备拖地板,一群人走了过来,她也没在意。其中一个人仔细地看着她,她也没发觉。
    王家乙导演跟歌舞团的领导说,他在门口看到一个女孩,是谁?歌舞团领导说是团里的演员,王导演提出能不能让这个女孩陪他到西山(昆明有名的风景区)走走。
    那天,杨丽坤跟着王导演去了西山,后来,她才知道是让她演《五朵金花》。电影《五朵金花》摄制完成并公演后,获得了极大成功,杨丽坤也获得了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成了中国家喻户晓的人物,成了著名的电影明星。那年她才十七岁。
    电影《五朵金花》里的社长金花,是杨丽坤的第一个银幕形象,但她却演的那样自然生动。杨丽坤曾说她演《五朵金花》的时候,就下决心要演得像苏联电影《乡村女教师》中女主角欠列茨卡娅那样自然、真实、感人,没有半点做作。杨丽坤多次看过这部电影,片中女主角的表演让她入迷。后来,她主演的《五朵金花》她潜心钻研剧本,到大理白族聚居的地方深入生活,在王家乙导演的精心指导下,使初上银幕的杨丽坤,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勤劳、善良、美丽的白族姑娘形象。
总理关怀给了她无穷的力量
    1959年,文化部在北京饭店举行《新片展览月》,《五朵金花》的部分演职员应邀参加。那天,周恩来总理面带微笑地走来了,杨丽坤纵情地鼓掌,王家乙导演走过来对杨丽坤和“五朵金花”的男主角小声地说:“总理想见你们俩。”他们俩听到这话,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总理走过来握着杨丽坤的手,亲切地说:“你演得不错,仍需加强学习。”杨丽坤眼里含着泪花,一个劲地点头,激动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五朵金花》使扬丽坤出了名,多少年来,在中国大地上以“金花”命名的先进人物和名牌商标不少,“金花”成了一种女性的代名词。
六十年代初,杨丽坤随周总理率领的代表团出国访问,杨丽坤是代表团成员中年龄最小的,总理特别关怀她,在飞行途中,她不停地和总理说话。总理说:“你说话怎么奶声奶气的,像个孩子”。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当总理知道她演的《五朵金花》是别人配音时,总理让她多练习普通话,总理还对在场的文艺界的领导说:“对青年演员,要有严格的训练和要求。”这些话,杨丽坤都牢牢记在心里。
后来,总理听说杨丽坤演《阿诗玛》时,还特地打电话来询问:“杨丽坤的普通话是否有进步”。杨丽坤知道这件事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日理万机的总理,在百忙之中还在牵挂着她这样一个普通的青年演员,怎不叫她感动,她更加努力学习普通话,主演《阿诗玛》时,她坚持不用配音,而自己完成了整部电影的对白,用实际行动报答总理对自己的关怀。
    《阿诗玛》是1964年由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拍摄的,采用了当时投巨资进口的我国第一部七彩宽银幕立体声大型拷贝,由刘琼、廖瑞琴为正副导演,近两年的精心制作,杨丽坤在片中展示了她深厚的舞蹈功底和绝妙的演技,再次成功地塑造了一位美丽动人的撒尼姑娘阿诗玛的形象。
    1965年杨丽坤随谢添、魏巍为正副团长的电影代表团出访阿尔及利亚,受到热烈欢迎,回到北京后,在一个晚会上,周总理引杨丽坤到毛主席身边说:“这是主演五朵金花的杨丽坤”。毛主席微笑着和杨丽坤握手,杨丽坤激动万分。周总理多次来云南,省委领导总要安排杨丽坤去献花、迎接。有一次参加中缅边界谈判仪式后,陪同两国总理到德宏州参加泼水节。周总理时时都关怀着杨丽坤这个彝家姑娘,同时也激励着杨丽坤努力学习各方面的知识。
    有一次,缅甸总理吴努来昆明访问,要求见杨丽坤,省委领导电话请示周总理,总理回答:“谁叫你们云南有个杨丽坤叫人家知道,要见就见吧”。吴努接见了杨丽坤,当吴努问杨丽坤的工资待遇,并说在国外像杨丽坤这样有才华有贡献的演员,待遇是很好的。当时杨丽坤的工资是每月40多元,听了吴努总理的话,杨丽坤轻轻地笑了:“国家给我的工资够用了,即使将来不能演出了,我们演员的生活福利是有保障的。”吴努总理听了杨丽坤的回答,也笑着点了点头。
黑云压城使她惨遭摧残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犹如黑云压城,刚制作完成的电影《阿诗玛》,还未公演就被说成是毒草,杨丽坤也因主演《阿诗玛》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批斗。面对这种打击,杨丽坤坚强地活着,她没有掉一滴眼泪。
    当时开会,被批判的人是不能随便讲话的,杨丽坤却站起来说,云南的问题有的没有做对,文革闹派性搞武斗是错误的。这下可不得了,当时就有人叫喊让杨丽坤下跪认错,她坚决不下跪,她说她没有错,讲的是真话。几个“造反派”的人看杨丽坤不下跪,不由分说,按她下跪,后来又用绳子捆起来,关到舞台的地下室里,那里终日不见阳光,杨丽坤只能睡在两条冰冷的木凳上,经受了非人的折磨,这还不算,“造反派”的人还经常拉杨丽坤去批斗,甚至恶毒地用很长的银针对着杨丽坤乱扎。在残酷的折磨下,杨丽坤的精神崩溃了,她病了。
    看着妹妹被逼成精神病,大姐心急如焚,她想起了周总理,于是就给周总理写了一封信,总理收到信后,立即指示云南省有关部门要给杨丽坤治病,总理的指示传达到云南后,“造反派”还说杨丽坤是装病,不给治疗,后来云南省精神病医院主持了正义,杨丽坤才得以住院治疗。随后又在大姐陪同下杨丽坤转到湖南郴州医院治疗,这一住就是五六年,由于受“幻听”的控制,她的病情时好时坏。就在郴州医院住院期间,经人介绍与在韶关市凡口铅锌矿的上海人唐凤楼相识了。
    唐凤楼是上海外国语学院的高才生,1970年毕业后被分配到离韶关市50多公里的铅锌矿当了一名采石工。那年月,大学生和知识分子被人称为“臭老九”,结局都不好,唐凤楼也不例外,尽管他有极好的英语功底,但却没有用武之地,当时流行的一句话是:“不学ABC,照样干革命”唐凤楼是学外语的,自然是靠边站了。
    在铅锌矿,他和年轻的工人一起,打钻、放炮、开采矿石,变成了一个地道的采矿工人。过了些日子,矿上要办一个阶级教育展览馆,到各队去召集有能耐的人,唐凤楼能写写画画,到矿上也经常画些小玩意儿,政工组的人知道唐凤楼能写会画,就把他调来搞展览馆,在这里唐凤楼认识了陈泽涛,这是一个老红军的后代,他和唐凤楼成了好朋友,是他把杨丽坤引进了唐凤楼的生活……
    那是一个满天星斗的夜晚,唐凤楼和陈泽涛在一起交谈,他们此时已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凤楼,你看过《五朵金花》吗?陈泽涛问。
    “看过。”
    “片中的女主角怎么样?”
    “你说杨丽坤,她很可爱。”
    “我想把杨丽坤介绍给你。”陈泽涛一本正经地说。
    “别开玩笑,我这样子咋和杨丽坤交朋友。”唐凤楼忙摇头说。
    从陈泽涛的口中,唐凤楼知道了杨丽坤的艰难处境,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也许是同情,也许是怜惜。不管怎样,杨丽坤三个字已深深地印在唐凤楼的脑海里了。
    后来,在陈泽涛的张罗下,唐凤楼从矿里搭乘拉矿的载重卡车到了韶关,又登上了开往郴州的列车,在郴州车站,唐凤楼见到了来接她的杨丽坤的大姐,她一直陪妹妹在医院里治疗。
    “你是凤楼吧,我是杨丽坤的大姐。”大姐微笑着说。
    “旅馆租好了吗?”大姐又问。
    “租好了。”唐凤楼笑着说。
    “你先吃饭吧。”大姐说着领唐凤楼到郴州饭店吃饭。
    “丽坤明天来看你。”大姐说。
    “还是我去看她吧。”唐凤楼边吃边说。
    “小九脾气犟,她说来看你,就让她来吧。”大姐陪着唐凤楼吃完了饭,就回医院去了。
    第二天,唐凤楼很早就起床了,他想着要和杨丽坤见面,心里有些紧张,不时看看手表。
    “凤楼!”身后传来了一声呼唤。唐凤楼回头一看,大姐微笑着站在门口,身边站着两个人。“这是丽坤和妹妹小敏。”大姐轻声介绍着。
    唐凤楼看了看杨丽坤,他呆住了。此时的杨丽坤脸色灰黄,目光呆滞,身体已发胖,电影中那个美丽清纯的少女不见了,唐凤楼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九妹,凤楼是昨天下午到的。”大姐说。
    “我知道了。”杨丽坤轻声说着,这声音甜甜的,唐凤楼觉得杨丽坤的声音特别好听。
    也许是一种缘分,唐凤楼就在见过杨丽坤之后,两颗心紧紧地连在一起了,他们将一起走过几十年风风雨雨的岁月!
    1973年5月22日,杨丽坤和唐凤楼在上海家中和家人在一起吃餐饭,就算办完婚事,开始了他们多灾多难的夫妻生活。1974年5月25日杨丽坤生下了一对双胞胎,是两个男婴,唐凤楼给他们取名“大明、小明”,唐凤楼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当时,两个孩子没有口粮,唐凤楼到处找人说情,可是人家才同意一个人一个月供应一斤奶粉,两个孩子食量又大两斤奶粉怎么够生活。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唐凤楼去一家医生家当家庭教师,挣钱来给明明兄弟俩买口粮,日子就这样艰难的过着……
驱散阴霾又是一片艳阳天
    1976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后,笼罩的阴霾被驱散了,长达10年的“文化大革命”终于宣告结束,“文革”中受迫害的人们也一个个得到了平反,杨丽坤的问题也得到了落实,然而,她的病情更加重了,在云南省文化局领导的关怀下,杨丽坤从湖南郴州医院转回到云南省长坡医院。四个多月后,杨丽坤出院了,病情有了好转,经云南省委宣传部和省文化局同意,唐凤楼带着杨丽坤去上海医院治疗。到了上海,杨丽坤才见到了离别多年的双胞儿子,一家人终于团聚了,杨丽坤也被调到上海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这时,电影《阿诗玛》经文化部严格审查通过,公开放映,轰动一时,观众们为女主角聪颖、美丽、善良而动人的形象所倾倒。1982年,《阿诗玛》荣获“西班牙嘎纳电影节音乐、舞蹈、电影最佳舞蹈奖”而名扬国际影坛。1979年杨丽坤出席在北京召开的第九届全国文艺工作者代表会,当选为全国舞蹈家协会理事。
    1997年12月,杨丽坤突发脑溢血住进了医院,2000年7月在上海逝世,享年59岁。
 
    (根据唐凤楼著《我和阿诗玛的悲欢》1982年《广州文艺》;娜朵著《阿诗玛和她的丈夫》1999年《中国文联出版社》整理)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普洱市委党史研究室 www.pe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5007635号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行政中心6幢 电话:0879-2135432 传真:0879-2122685
您是第10615655位访客
 
滇公网安备5308020200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