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普洱党史 >> 大事纪要 >> 正文  

1945年9月―1950年2月


来源:普洱党史 时间:2007/6/28 点击:19095

一、          思普特支的组建

1946年6月,滇南党组织从石屏派齐亮到磨黑,沟通磨中地下党员之间的组织关系,成立中共磨黑支部。陈盛年任支部书记,曾庆铨任组织委员,袁用之任宣传委员。

同年7月,省工委决定磨黑党支部改称思普特支,隶属省工委。特支负责思普地区工作。特支书记陈盛年,后由潘明接任,委员有周长庆、蒋仲明、曾庆铨。下辖磨黑支部、墨江支部。1948年后思普区党组织发展壮大,分辖磨黑、墨江、勐主、磨黑西北分支、普义分支、通关分支等党组织。1948年7月,思普特支隶属滇南工委领导。10月张孟希反水,特支成员曾、蒋同志遇难。特支撤出磨黑,成员转移至元江、勐主等地参加武装斗争。所辖支部活动延续至1949年3月底。特支自成立至终止,先后发展党员49人。

二、          车佛南宁澜民主联军的产生与失败

1947年元月,中共思普特支书记陈盛年支持、同意党外进步人士刘昆府到那京,进行反蒋武装斗争的尝试,组建“民主联军”。这支队伍在“反三征”斗争中从百余人很快发展到近千人枪。思普特支和滇南工委先后派出党团员加以领导,使其变成人民革命的武装力量。但是由于①队伍中党员没有形成团结统一的领导核心,驾驭不了这支部队。②队伍发展过快,成份复杂,缺乏政治思想训练。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处于孤军奋斗局面而又过早打出“民主联军”的旗号以及过早攻打宁江县城而震动敌人。被普洱专员余建勋于10月派出保安三团,收买纠合宁江、澜沧等封建反动势力进行围剿。与此同时,敌人在民主联军内部进行策反,使队伍处于内部叛乱,外部受剿的不利境地而节节失利。最后剩下80余人枪,于12月退出那京根据地,突破敌人围追堵击的清剿,历时两个月,行程二千余华里的大转移,至1948年2月抵达石屏宝秀分散隐蔽。

1948年8月,由张华俊介绍刘昆府加入中国共产党。其分散隐蔽的人枪,成为1948年9月滇南工委领导组建的云南人民自卫军三支队的骨干力量。

三、小柏木训练班培训建军干部

1948年2月,中共云南省工委根据华南局指示和建水扩大会议精神,在滇南组建云南第二支革命游击武装队伍。以元江小柏木为基地,举办军政干部训练班。培训从昆明、建水、石屏等党组织动员参加武装斗争的70多名党员、民青成员及进步青年,作为发动武装斗争,组建游击队伍的骨干力量。

小柏木训练班为在滇南组建“云南人民自卫军第二纵队”,以及创建滇南、思普游击根据地,作了干部准备。

四、“云南人民解放同盟”和“思普临时军政委员会”

1948年5月,方仲伯从元江到磨黑,协助思普特支,进一步做好磨墨地方实力派张孟希的统战工作,争取教育他*拢党。他表示愿意跟着共产党干革命。

张孟希是一个性格乖戾,反复无常的两面派人物。政治上野心很大,善于投机。当革命高潮到来的时候,他为保存自己而向革命*拢,自愿加入“云南人民反蒋自卫同盟”,获取政治资本。党虽然对他的本质有所了解,但为了团结一切爱国反蒋力量,还是本着争取改造他的精神,吸收他加入“云南反蒋自卫同盟”,希望通过“组织章程”,对他的行为有所约束,帮助他转变立场、观点,并让他担任“思普军政委员会”主任之职。

“思普军政委员会”,是滇南党组织和思普特支领导下的公开反蒋的统战组织。成立于1949年5月。活动区域仅限于思茅、普洱两县范围。章程规定:军政委员会的一切工作计划、行动必须有政委的签署,方能有效地组织实施。为了保证党在军政委员会的绝对领导,思普特支派蒋仲明(特支委员)担任副主任兼政委。副主任还有方仲伯、曾庆铨。

五、思普特支培训武装斗争骨干

1948年6月,思普特支在磨黑以开办中小学教师进修班之名,半公开地培训反蒋武装斗争的骨干力量。学习《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新民主主义论》、游击战争军事知识等。学习结束后,大部分学员纷纷投入革命武装斗争。

六、中共滇南工委

1947年7月中旬,滇南党组织负责人张华俊在元江朋程传达中共云南省工委关于加强反蒋统一战线,进一步开展革命游击武装斗争和成立中共滇南工作委员会(简称滇南工委)的指示。根据省工委决定,中共滇南工委统一领导滇南地区之红河、思普、西双版纳三地州和临沧地区之缅宁、双江、沧源、耿马等县的革命斗争。

中共滇南工委由张华俊任书记,廖必均、唐登岷、方仲伯、刘宝瑄为委员。滇南工委宣告成立,立即召开了扩大会议,讨论下述问题:1、确定在滇南建军的部队番号、性质、任务。2、扩大已建的人民自卫军基干队,将基干队整编为主力部队和地方部队两支革命武装队伍。3、根据延安八路军的三级武装,即主力、地方、民兵的经验,在工作据点各村组织不脱产的民兵联防武装,配合部队开展游击斗争。4、确定部队人员编制。5、确定部队的教育内容。政治教育,主要是让指战员认清部队性质及其任务。军事教育,主要是游击战术和军事知识。文化教育,主要结合政治教育,编印文化课本,提高战斗员文化素质。纪律教育,以中国人民解放军之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为准绳。

扩大决定:建军前的准备工作,由唐登岷、廖必均、方仲伯负责。并确定以元江为游击根据地。

七、云南人民自卫军的产生

1949年7月25日,由中共云南省工委领导的“云南人民自卫军”正式在滇南元江县朋程产生并召开建军大会,宣布余卫民负责军事指挥,廖必均负责组织工作,唐登岷负责政治工作。周锦荪(丁一)为政工队长。下设三个中队和元江地方中队。

这支军队,从开始就按照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军原则,政治制度,党的传统作风与组织纪律进行建设。成为滇南武装发展的骨干力量和主力部队,为滇南武装队伍的壮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支队伍后来即称云南人民自卫军一支队。

八、勐主支部与景澜六军政委员会

元江小柏木训练班于1948年4月派出景谷工作与罗正明取得联系的同时,又增派党员肖源、昌恩泽、万仲德、史克明等加强勐主党支部。原支部书记何宏年调整为组织委员,由肖源接任支书,昌恩泽任统战委员,史克明任武装委员,万仲德任宣传委员。为了扩大工作地域,勐主支部改称景谷支部。

景谷支部领导组成景谷县“云南人民解放联盟”及“景澜六军政委员会”两个秘密和半公开的统战组织,团结景谷、澜沧、六顺各界人士,开展反蒋斗争和筹备组建革命武装力量。

“景澜六军政委员会”由罗正明任主任,傅晓楼、(澜沧实力派进步人士)何宏年、刘国昌任副主任,1948年10后增补卓孟晋为副主任,统一指挥三县反蒋斗争。

九、      奔袭洼垤,旗开得胜

1948年8月。“云南人民自卫军”建军不久,中共滇南工委和部队党组织,根据党的“团结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力量,打击顽固势力”的斗争策略,对元江各界上层、地方实力派人物作了全面分析。确定团结李和才、刘士纯,争取吴彻、高升福、高朝良,打击和消灭反动顽固派张纯学、杨怀麟。于是派出侦察人员到洼垤侦察地形,摸清敌人兵力防卫情况。

8月19日(农历7月15日中元节)自卫军长途奔袭。在余卫民指挥下,采取出其不意,实然袭击的战术,于20日凌晨,包围了杨怀麟的新、老宅院发起猛烈攻击。战斗约一小时结束。杨怀麟翻墙潜逃,敌兵溃败投降,缴获轻机枪2挺,步枪40余支和其它弹药物资。

十、西萨截枪未果,曾、蒋遇害

9月初,思普特支获悉两个情报称:一是国民党保三团从普洱运送一批军火武器到滇西,途经西萨。二是墨江县政府向保三团价拨一批武器,途经通关运往墨江。

根据上述情报,思普特支研究决定截取这两批武器武装自己,便调动党组织掌握的宁洱普洱区、勐先区民兵80余人,磨黑老街子民兵40余人,磨墨中学革命师生40余人,由特支委员曾庆铨、周长庆负责统一组织截枪行动。地方实力派张孟希闻此消息,也派出近30人的小分队由高文彩率领配合行动,并愿借出一部分枪弹武装磨中师生。

9月3日,截枪队伍组成,由党员纪庆明、荀彬、高文彩三人负责指挥战斗。

9月12日,截枪队伍在西萨与保三团外出归来的一个小排战斗,双方开火射击。但由于情报失误,敌方并非押运武器之队伍,截枪队伍撤出战斗退回磨黑黄庄。普义、猛先民兵返回原地。

西萨截枪未成,张孟希畏惧国民党追查责任,采取嫁祸于人的伎俩,于9月16日上午,将思普特支委员曾庆铨、蒋仲明诱捕关押。与此同时,派其爪牙樊如玉、李国芳等武装包围磨黑中学,强制全体教师到张孟希寓所,威逼教师签名同意“以军政委员会纪律处置曾、蒋二人”,遭到教师的坚决抵制。

曾、蒋被捕后,思普特支积极进行营救。一是发动学生和家长请愿,要求张孟希释放曾、蒋老师。二是派人到元江向云南人民自卫军报告。自卫军党组织当即派出刘宝瑄亲到磨黑与张孟希谈判释放曾、蒋。张孟希采取两面手法,当面向刘宝瑄作了保证说:“绝对不会杀害曾、将老师,但为应付国民党,目前暂不能释放。”三是派人通知勐主支部昌恩泽给张孟希写信,要求释放曾、蒋。

10月12日,张孟希冀不顾党和广大群众的营救,背信弃义,秘密杀害了曾庆铨和蒋仲明,向国民党省政府邀功请赏,充分暴露其反革命两面派的本质。

十一、云南人民自卫军各支队的产生与发展

10月24日,人民自卫军主力在元西休整期间,扩编为“云南人民自卫军第一支队”下辖三个大队。

在这之前,滇南工委在石屏大桥河一带筹建的云南人民自卫军第三支队,已于9月17日是(农历中秋节)在石屏三树底宣告正式成立。

人民自卫军第四支队于1948年10月底在龙武县宣告成立。以龙武县龙朋农民起义武装力量为主,合编石屏宝秀山后坝保路队李存周部而成。下辖三个大队,250余人枪。

人民自卫军第五支队,于1948年12月15日在石屏宝秀兰梓营宣告成立。由杨武、撮科、青龙厂等地反蒋地方武装及无东方金城大队等组成。下辖两个大队,一个直属中队人枪300余。

人民自卫军第六支队,组建于1949年1月底。她的前身是新平、峨山张云仁、倪家禧部的反蒋统战武装“暂编新峨支队”。人枪300余。

人民自卫军第七支队,组建于1948年12月15日石屏许刘营。由石屏地下县委组织配合二、三支队进攻石屏县城的民兵、知识青年和党员、民青成员等组成。原称石屏支队,人枪250余。下辖两个大队。

自卫军墨江支队,于1948年12月中下旬墨江明子山宣告成立。由王宗白部和县政警队起义人员和段碧波部以及墨江部份教师、学生等组成。下辖三个大队,人枪近500。支队长王宗白,政委周长庆,政治部主任全家乐(普贵忠)

人民自卫军江越支队,于1948年12月26日成立。由思普特支书记潘明及党员荀彬、邹建民等在江城、易武(镇越,现称勐腊)等地发动群众,开展统战工作,将反蒋地方武装王少和部与江城李依人部合编组成。人枪200余,辖两个大队。

人民自卫军普光部队,于1949年2月10日在六顺县黄竹林宣布成立。这支队伍是景谷支部通过“景澜六军政委员会”组织领导的一支地方反蒋革命武装。它下辖车里鲁文聪部(称普光三支队)猛戛邱英才部(称普光5支队)以及常备队等约450人左右,最多时可号召1200多人。后改称人民自卫军第十三支队。

迤南边区人民自卫军一支队,于1949年2月10日正式组建。由景谷支部与回国党组通过“景澜六军政委员会”组织的爱国反蒋统战武装傅晓楼部组建而成。下辖5个大队和2个直属中队。最多时发展至10大队1600人枪。

“云南人民自卫军”自1948年7月建军至1949年2月止,七个多月时间已发展至11个支队,5300余人的战斗队伍。驰骋于滇南、滇中、滇西南26个县近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成为“边纵”的基干力量。

十二、回国党组

1948年10月22日,旅居国外的共产党员和进步爱国青年43人,经中共华南分局批准,首批转移回国参加革命武装斗争,进入澜沧县境。

这批人员曾于1948年6月15日在外国被“反共”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关押,后经党组织多方营救获释。但外国当局令其限期离境。此时正值景谷爱国进步人士罗正明派刘国昌,以经商名义出国,寻找共产党回来领导思普革命。党组织与刘国昌取得联系后,同意获释人员组成党支部经华南分局同意,分批回国参加武装斗争。由邱秉经担任支部书记。他们长途跋涉,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步行,来到澜沧。11月2日抵达景谷勐主。

为有利领导,回国人员在景谷组成回国党组,回国党组与景谷党支部会合后,共同决定分两地投入工作。一部份留在勐主;另一部份分赴澜沧谦六等地,争取团结傅晓楼参加反蒋斗争。“景澜六军政委员会”增补卓孟晋为副主任。回国党组织的到来。增强了思普地区党的力量,加速了思普地区武装斗争的开展。

十三、回国党组召开“谦糯会议”

11月底至12月底,澜沧地霸石炳麟(思茅边防剿共指挥部黑河总指挥)与澜沧县长阎旭勾结,要挟爱国进步人士傅晓楼,将回国党组撵走。石炳麟召集全县乡镇长,调集武装“会剿”傅晓楼,并向宁洱专员余建勋报告。请求派保三团从思茅出兵围攻谦糯。

回国党组接到情报后,卓孟晋从勐住赶到谦糯,召开紧急会议。参加会议的有王天翔(王松)、李晓村、蒋勖之、廖梓敬(廖铖)、余仲康、杨旭东、郭开煜、肖雨仓等。会议分析了形势,认为在澜沧,国民党、恶霸土司、土匪纠集起来,企图镇压革命力量。卓孟晋号召先发制人,在澜沧立即发动反蒋封建的武装斗争,解放澜沧,开辟革命根据地。同时建议勐主方面配合,立即在思茅、六顺一带发动武装斗争,互相呼应,互相支援。在军事方面阻击外援之敌,集中优势兵力,肃清大山、雅口两地之敌,解除后顾之忧,然后全力进攻募乃恶霸地主石炳麟老巢。

12月中,勐主召开“景澜六军政委员会”,会议由罗正明主持。傅晓楼、何宏年、昌恩泽、卓孟晋、邹怡生、李开运、刘亚南出席了会议。会上听取了傅晓楼关于进攻澜沧石炳麟的计划。昌恩泽、罗正明谈了群运工作和勐主、勐戛情况。会议经过认真讨论,同意傅晓楼率部先在澜沧举行武装起义,歼灭石炳麟反动武装。并决定由勐主派一部分武装力量,携带六0迫击炮前往澜沧协助作战。

十四、新华社发表《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新年献词

1949年1月1日,新华社发表《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新年献词,宣告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同日,新华社琮发表了中共中共中央军委命令。长江以南的四支较大的游击武装部队,列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制,分别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中国人民解放军桂滇黔边纵队》(后改称“滇桂黔边纵队”)、“闽浙赣边纵队”。

前期编入桂滇黔边纵队的云南部队是: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以及开广区、弥泸区、罗盘区所属部队。滇南思普地区的云南人民自卫军各支队和其他地区的游击队,仍由中共云南省工委领导。

十五、解放墨江战斗

1949年1月1日,墨江王宗白、段碧波反蒋武装力量,与新平冒合山丁宗昌部以及元西李和才部在共产党员周长庆、普贵忠(全家乐)、李靖姝等领导下,联合打出“反蒋人民自卫军墨江部队“旗号,攻打墨江县城。参与攻城的反蒋武装力量还有王宗白部(含段碧波部)300余人枪,新平丁宗昌部200余人(含镇沅反蒋武装30人)元江李和才部由石毓慧负责率先200余人支援。

1月4日,时值云南人民自卫军一支队及同行的暂编新峨支队南下至墨江碧勺街。攻城之地方反蒋武装闻讯后,请求主力部队支援。经一支队党组织研究决定参战,并统一指挥各攻城部队。是日黄昏,自卫军一支队与暂编新峨支队投入战斗,再次发起进攻。7日,攻入墨江县城,击毙敌剿匪大队长张纯学,歼敌300余人,墨江宣告解放。

1月9日自卫军一支队和暂编新峨支队奉命到元江因远坝集中整训、整编。“反蒋自卫军”墨江部队所属各部仍回各地。丁宗昌率先所部离墨返回新南地区。普贵忠、李靖姝留墨江王宗白部,撤至卧龙山整训队伍。

十六、澜沧革命武装全面出击

1949年1月,由中共景谷支部和回国党组共同发动、领导的澜沧“反蒋武装”傅晓楼部全面向澜沧封建反动势力出击。

1月10日,澜沧干训班学员到各乡发动农会会员组成担架队支援战斗。

1月15日晨,肖雨苍率领大岭乡群众武装,黄强率领谦糯傅晓楼常备中队分别到达半坡寨汇合,包围地霸石炳富,为扫清围歼石炳麟消除障碍。战斗开始,石炳富败逃,战斗取得初战胜利。缴获敌机枪2挺,步枪25支,并捣毁焚烧了敌巢。

1月16日,由李晓村率新雅乡民兵200余人包围雅口街乡政府。乡长高家宝逃往宁洱,其余敌人在军事和政治攻势下全部缴械投降。18日,国民党县长阎旭偕同石炳钧(石炳麟胞兄)全家老少,逃往木戛白佩衡、毛鸿昌处避难。

1月21日,尹溯涛率叶顺昌武装中队攻打宁江设治局(县),县长马维庚,设治局长许雨苍伪装和平谈判。尹溯涛、李启文、景三刀被敌诱杀牺牲,叶顺昌受重伤后冲出包围,组织反击。敌马维庚败逃。

1月22日,傅晓楼率部到东主,组成“剿匪指挥部”。其成员有黄道能、王天翔、蒋勖之。24日,傅晓楼完成对募乃石炳麟部的包围。敌向战马坡发起反攻未遂。

1月25日,傅晓楼部开始向募乃发起总攻。战斗打响后,石部吴应祥率120人携带轻机枪11挺,步枪百余支,从石炳的“剿共指挥部”倒戈起义。石部败逃,石炳麟率亲信逃往西盟国境线。募乃土司石炳钧和澜沧县长阎旭从木戛逃往双江。募乃战斗胜利结束。

十七、云南人民自卫军二纵队宣告成立

2月8日,云南人民自卫军第二纵队,在元江因远坝宣告成立。是日,全军3000余名指战员集会举行“誓师大会”。

誓师大会后,自卫军二纵队全军于2月14、15两日,分左、右两翼(二路)向思普地区挺进。左翼由四、七支队组成。四支队从因远经布也九冲直达江城。七支队经骑马坝、下六村抵江城。组队司令部直属队和一支队为右翼,经龙坝、雅邑抵达墨江龙潭区。

十八、第二批回国人员到澜沧与佛房会议的召开

1949年2月初,回国党组织书记邱秉经带领第二批人员到达澜沧

10日,在澜沧佛房召开了“回国党组”扩大会议(又称佛房会议)。由邱秉经、卓孟晋主持。王天翔从前线赶到佛房出席会议。参加会议的还有韩山、王质如。列席会议的有傅晓楼等。会议决定①建立人民政权,成立澜沧专员公署,邱秉经任专员。②澜沧地区傅晓楼所部的爱国反蒋武装,统编为“迤南边区人民自卫军第一支队”,下辖五个大队,两个直属中队约1000余人枪。任命傅晓楼为司令员,王天翔为政治委员,蒋勖之为参谋长。同时发布十条纪律,部队分别在上允、募及、谦糯整训。③整训结束,立即向双江、缅宁进军,消灭歼敌,巩固澜沧根据地。

十九、解放思茅之战

1949年2月10日,景谷支部领导的反蒋武装罗正明所部从勐主抵达六顺县云仙区黄竹林集结,组建成“云南人民自卫军普光部队”后,立即向思茅县进军,发起解放思茅之战斗。

10日夜,普光部队进入思茅县三棵桩隐蔽待命。11日凌晨向思茅县城发起进攻。经双方激战后,守敌自卫大队长唐骥仓惶逃窜,经追击后缴枪投降,战斗历时5小时胜利结束。毙敌中队长杨松柏等5人。俘敌县长孙接武等50余人及文职官员20余人。缴获大小枪百余支,轻机枪1挺,战防枪4支,八二炮弹、六0炮弹300余枚,各种枪弹万余发。普光部队政委何宏年光荣牺牲,部队牺牲3人,伤2人。宣告思茅解放。部队入城,城内秩序井然。

二十、军政干部学校

思普军政干部学校,在元江因远坝创建于1949年2月13日。第一期称:“云南人民自卫军第二纵队随军军政干部学校”。4月23日结业宁洱。

4月21日,自卫军二纵队进驻宁洱后,改称“思普军政干部学校”。依据延安抗大精神,以“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字为校训。为军队和根据地政权培养党、政、军干部。先后共开办五期,培养学员4000余人。

第二期于1949年5月4日开学,7月19日结业,学员近2000人,设军事、政治、行政、群运、青年、妇女、医务、少先等班。

第三期于1949年8月11日开学,10月3日结业。

第四期于1949年10月10日开学,1950年1月5日结业。

第五期于1950年1月15日开学,3月底结业分工。

在宁洱开办思普军政干校期间,中共思普地委先后分别在景谷、缅宁(临沧)、佛海(勐海)举办过分校,为景谷、临沧、车、佛、南等地政权培养了一批地方党、政干部。

二十一、江城——龙潭反分裂斗争

1949年3月5日,进驻江城县的二纵队 七支队,队长张云仁(统战对象),在四支队副支队长刘光卿以及江越支队长李衣人的支持下,秘密串联了副支队长吴澈、李存周等13人,在江城青凉山喝鸡血酒,结拜把兄弟,策化反对党组织到车、佛、南建立根据地的决定。他们提出:车佛南瘴疠大,供应困难,指战员适应不了,要求到元(江)、墨(江)、新(平)建立根据地。到建水、石屏、龙武、曲溪等地打游击等分裂部队活动。

3月9日,张云仁、吴澈等首先策化两个中队返回元江。造成部队战士思想混乱的局面。

3月10日,方仲伯、廖必均召开四、七支队党总支扩大的紧急会议。决定开展“坚持团结,反对分裂”的斗争。同时,从闹分裂的部队中,撤出政工人员,以防发生意外。11日,闹分裂的人员,把一部份连队拉到么等村,形成分裂局面。党组织分别找张云仁、刘光卿谈话。对刘给予严肃警告。后经他们回去做工作,把队伍带到纵队司令部驻地之墨江龙潭街解决问题。

3月19日,四、七支队抵达龙潭街。在纵队党委领导下,开展整风、整军学习。同时发动全纵队开展“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的斗争。在战士中进行诉苦教育,干部中进行“三查”运动。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对闹分裂的干部,给予不同的教育批评和处分,闹分裂的几个副支队长免职,调干校学习。团结了全军指战员,统一思想解决了分裂事件。反分裂斗争取得了胜利。

二十二、公审枪毙戴氏三恶霸

1949年3月31日,人民自卫军二纵队政治部在墨江龙潭街根据人民群众的告发,公审枪毙戴氏三恶霸,为人民除了“三害”。

龙潭区过去“戴氏五虎”横行,当地人民苦不堪言,纷纷逃亡。所谓“戴氏五虎”即戴云阶(戴大)、戴三、戴天赐(戴四)、戴天锡(戴五),以及戴大之三儿子戴鸿泽(外号戴三麻子)等五人。人民自卫军二纵队到达龙潭区时,人民群众纷纷要求共产党为人民除害。自卫军根据人民群众要求,将他们缉拿归案。由纵队政治部、参谋处、秘书处和龙潭区人民治安委员会组成戴案审讯委员会,经3月29日和30日预审,戴氏作恶多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便于3月31日下午举行公审大会。枪毙了戴天赐、戴天锡和戴鸿泽等三个恶霸。在这之前,恶霸戴云阶被通关民兵捕获关押期间,企图夺枪逃跑而被击毙。

二十三、国民党保安三团逃离宁洱

1949年3月,思普人民反蒋武装斗争 力量蓬勃发展,国民党驻宁洱保安三团,陷入孤立境地。宁洱东面,云南人民自卫军二纵队已挺进到墨江龙潭。宁洱南面,自卫军普光部队已解放思茅县城。西面,自卫军迤南一支队解放了澜沧,正向双江、缅宁进军。

敌保三团为了摆脱被包围吃掉的孤立困境,于3月11日逃离宁洱,北窜景谷,向滇西撤退。磨黑党支部组织民兵前往景谷盐店坡进行狙击。战斗中,国民党宁洱专员被民兵击伤。

保三团撤逃后,普光部队随即进占宁洱县城。宣告宁洱县和平解放。

二十四、宁洱会师

1949年3月下旬,普光部队进驻宁洱县城后,思普地区的革命形势起了重大变化。根据中共云南省工委关于建立思普革命根据地的决定精神,自卫军普光部队,迤南边区一支队和云南人民自卫军二纵队,三方领导人在龙潭会商决定:二纵队进驻普洱。

4月21日,普光部队,边区一支队暨宁洱城乡各族各界人民,热烈迎接二纵队进驻宁洱。三支兄弟部队会师,开创了思普革命新局面。会师后,普光部队和边区一支队编入云南人民自卫军二纵队建制。迤南边区一支队改编为人民自卫军二纵队十一支队。普光部队改编为人民自卫军二纵队十三支队。上述两支部队的原番号同时取消。在滇南工委领导下,思普地区军民、军政团结一致,发展和巩固革命根据地。

二十五、缅宁行政公署建立

1949年4月中旬,向双(江)、缅(宁)进军的自卫军迤南边区一支队和平解放缅宁县城后,在缅宁城组建“缅宁行政公署”。辖缅宁、双江、沧源三个县。同时收编双、缅封建武装彭硕材所部180余人枪为边区一支队第九大队;改编佤族头人田兴文、田兴武所部260多人的武装为第10大队。

下旬,缅宁干训班开学,为缅宁建政培训干部。缅宁行署组织工作队下乡组织农会,发动贫苦农民开展反霸清算斗争。

二十六、整军整训和拥军劝募、献枪运动的开展

1949年4月下旬,云南人民自卫军二纵队进驻宁洱县城合编普光部队、迤南边区一支队后,为了提高部队政治、军事素质,立即分别在宁洱、磨黑、勐主等驻地开展全军整军、整训运动。历时半月左右的整军、整训,对全军指战员进行“三查”、“三训”。“三查”是查阶级觉悟,查政治思想,查军风纪律。“三训”是政治训练,军事知识训练,实战演习训练。通过诉苦活动和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普遍提高了全军指战员的阶级觉悟,坚定了革命意志,树立了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5月12日,全军整军、整训基本结束。20日磨黑驻军举行军民公祭曾、蒋烈士大会。6月1日二纵队政治部召开宁洱驻军诉苦教育晚会,总结全军诉苦教育工作。进一步提高指战员阶级觉悟和政治觉悟。

整军、整训结束,为了解决全军给养困难,加强军民关系,二纵队党委,分别在宁洱、磨黑、思茅等根据地内,开展劝募活动。与此同时,在全军指战员思想觉悟提高的基础上,在军内由罗正明带头发动献枪运动,解决统战武装人员的私枪公有问题。

通过献枪运动,全军统战武装人员,献出大小私枪2000余支,轻、重机枪60挺,六0炮4门,八二炮2门,子弹十余万发。

<, ;, P style="TEXT-INDENT: 36.1pt; mso-char-inde: 2.57" class=MsoNorm, , a, l>二十七、中共云南省工委代表团赴宁洱

1949年6月中旬,中共云南省工委派李雨枫(省工委委员)、张华俊(省工委委员,滇南工委书记)组成省工委代表团。

代表团于6月29日抵思普根据地首府宁洱县城,传达党中央于3月5日致13日在西柏坡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精神:七届二中全会讨论了关于彻底摧毁国民党统治,夺取全国胜利,把党的工作重心从乡村转到城市问题。与此同时,省工委代表团还传达了华南分局关于整编云南游击部队的决定,检查了思普革命根据地的工作。在检查工作中,强调阶级斗争,阶级观点以及军队在开辟、发展革命根据地,建立革命政权的作用。强调阶级建军和发动群众进行斗争,自下而上建立政权。

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精神的传达,有力地推动了军队和地方工作。为根据地建设开拓了新局面。但是,代表团忽视了思普边疆的统一战线工作。不适当地批评和否定了根据地建军工作和民族统战工作,过早地提出:“打倒地主富农”的口号,以致造成工作中的某些失误,产生了某些不利的后果。

代表团同时还宣布了中共云南省工委关于撤销滇南工委,分别成立中共思普地委和中共滇南地委的决定。将原滇南工委所辖的元江、石屏、建水、龙武、曲溪、个旧、开远、蒙自、河口、屏边、金平等11个县划归滇南地委领导。同时宣布云南人民自卫军第二纵队,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建制”的通知。

二十八、中共思普地委成立

1949年6月中旬, 中国共产党思普地方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简称中共思普地委)报经中共云南省工委批准任命。

7月1日,在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28周年的大会上,李雨枫代表委宣布:中国共产党思普地方委员会正式成立。张华俊任书记,高志远(后任副书记)方仲伯、袁用之、唐登岷、昌恩泽、施佩珍为委员。思普地委辖宁洱(普洱)、墨江、江城、景谷、景东、镇沅、思茅、六顺、澜沧、沧源、宁江、车里、佛海、南峤、缅宁、双江、镇越(勐腊)等17个县。面积七万三千四百多平方公里。人口约137万多。

同日,人民自卫军二纵队挺进支队与二支队十二团合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第十支队”。

二十九、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第九支队成立

六月,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命令和中共华南局通知,活动于桂滇边区和云南各地的游击部队,统一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

7月19日,云南人民自卫军二纵队整编结束,报经边区党委批准,9月13日在《思普人民报》公布。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第九支队成立。司令员余卫民(后方仲伯),政委张华俊。副司令员方仲伯,副政委袁用之,政治部主任唐登岷,参谋长彭光。下辖41团、42团、43团和一个机动营,三个整训总队。即车佛南、澜宁源、镇江整训总队。后来又增加了镇沅整训总队和景东整训总队。全军总数九千余人(含各县基干队等地方武装)。


 

三十、民运工作团、武工队成立

1949年7月20日,思普军政干部学校第二期学员毕业。思普地委从毕业学员中抽调七百余人,组成7个民运工作团(简称民工团)和3个武工队,分赴宁洱、思茅、六顺、墨江、景谷、镇沅、江城、澜沧、车佛南、镇越等县工作,发动群众组织农会,全面铺开区、乡建政。

民工团主要派往根据地中心地带之景谷、宁洱、墨江、思茅、六顺以及车佛南等县工作。武工队派往根据地边沿和外围独立开辟工作。同年11月底,内地宁洱、景谷、墨江、思茅、六顺、镇沅等县区、乡建政基本结束。

三十一、缅宁保卫战

1949年7月,耿马反动土司罕裕卿在国民党西剿司令余建勋的支持下,组织一千多反动武装力量,分三路进犯缅宁(临沧)。为了保卫思普游击区外沿一线的安全,自卫军二纵队11支队派出二大队驻守芒来山小炳野,又派一个大队到蚂蚁堆布防。同时调四大队、八大队及岩帅佤族中队增援芒来山,阻击来犯之敌。八大队与耿马土司增援队伍遭遇,双方在短兵相接中,各伤亡30余人。11支队8大队刀三中队长在连杀敌多人后光荣牺牲。

缅宁保卫战历时三天,耿马土司反动武装被击退。11支队指战员在保卫缅宁阻击战中,打得英勇顽强,岩帅佤族中队也很出色。

三十二、沧源保卫战

1949年8月底9月初,人民自卫军奉令从双(江)缅(宁)撤出。反动武装彭季谦(国民党缅宁专员)勾结耿马土司罕裕卿、云县反动武装及镇康自卫总队长李文焕等约2000余人进犯沧源县。边纵九支队澜宁源整训总队(原自卫军二纵队11支队的新番号)一面派出得力部队增援,一面紧急动员佤族民兵800余人参战,保卫游击根据地沧源。双方苦战七天,战斗中毙敌大队长李七父子,敌伤亡百余人而溃退。

10月,耿马土司罕裕卿不甘失败,以银币五万元收买雇佣前国民党93师在乡军人200余名,组成“湖南大队”再次侵犯沧源。澜宁源整训总队组织发动佤族民兵600余人配合作战,并派出两个主力中队,直插敌后,突然袭击敌人指挥部,击溃敌人进攻。整训总队乘胜追击敌人至耿马城边。罕裕卿被迫出面谈判,愿赔偿战争损失费银币二万八千元,保证永不进犯。

三十三、撤销澜沧行政公署建制

1949年9月26日,中共思普地委决定:撤销原回国党组成立的“澜沧行政专员公署”及所辖之澜沧、东朗、上允、溯涛、孟连等五个县。另恢复澜沧、宁江两县建制,隶属思普人民临时行政委员会(简称行委会)管辖。任命傅晓楼为澜沧县长。

在此之前,中共思普地委派澜(沧)、宁(江)、源(沧源)武工队于8月抵达澜沧。下旬,武工队在东岗发动群众,组织农会,组织生产,建立乡、村政权。撤销澜沧专署及其所辖五县的工作至10月26日全部办理结束,此项工作历时一个月。

三十四、思普根据地各县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

1949年10月1日,当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的喜讯,传到大西南边疆的思普革命根据地时,革命根据地各族人民,万众欢腾。

2日至6日,宁洱、墨江、思茅、澜沧、景谷等县纷纷举行隆重的庆祝会。当第一面五星红旗在边疆上空冉冉升起时,鞭炮齐鸣,军队鸣枪向国旗致敬。澜沧举行提灯会和火炬游行,宁洱掀起参军高潮,当场有103名青年踊跃报名参军。

三十五、平息思(茅)六(顺)两次叛乱

思茅、六顺地霸惯匪杨明浩、张华、李定发等,在张孟希及武培之的指使下,互相勾结,于1949年10月9日发起一次叛乱,组织反动的“六顺县剿匪指挥部”,纠合地霸武装组成六个武装中队约200余人,于10月11日派出部分匪众,在羊厩坡伏击思茅民工团。民工团进行还击,战斗中民工团负伤五人,叛匪指挥人员魏光复被击毙,匪众失去指挥溃逃。与此同时,另一股叛匪窜入思茅南屏乡,杀害民工团6人,抓走2人。匪首张华率匪众200余人进犯思茅郊区,扬言要进攻思茅县城。

为了迅速剿灭思、六叛匪,思普地委和边纵九支队首先在政治上,着眼于争取群众,采取分化瓦解,分别对待,各个击破的政策。在军事上集中力量,分进合围,进行剿灭。派出九支队警卫营、整训三大队,从宁洱向思茅出击。思茅、六顺基干队和民兵配合,挺进六顺。另一路由九支队机动营一个排与宁洱基干大队从宁洱德化至六顺。首先平息窜扰宁洱德化之叛匪,然后侧击震东,深入叛匪盘踞地区。与此同时,九支队司令部派出罗正明随军到六顺县安抚群众,瓦解土匪上层。

九支队四十三团撤离六顺不久,叛匪杨元芳等又于1949年12月初,纠集匪徒400余人,发动第二次叛乱,攻占六顺县官房,侵占整碗,威胁思茅。四十三团再次前往六顺进剿,思、六两县民兵紧密配合,反复对敌匪展开扫荡。战斗中击毙叛匪张华、自光甲等匪首,迫使杨明浩缴械投降。另一匪首郑建章化装逃跑。四十三团经过艰苦作战,在民兵和县地方武装的协同配合下,取得了彻底胜利,宣告思、六叛乱彻底平息。

三十六、平息董承方叛乱

镇沅德安区地霸董承方,在新平县“反共自救军”李润之支持和磨黑张孟希的指使下,配合景东梁星楼进犯镇沅县。他们于1949年9月22日在德安区进行武装叛乱,袭击德安区八村武工队。杀害武工队员4人,后又在沙松坡杀害武工队员一人。武工队当即集中力量,发动民兵,配合边纵九支队四十二团六营分别进剿。在哀牢山区转战三个多月,最终于1950年1月10日,迫使董承方缴械投降,俘虏匪首董承方及其骨干刘中林等50余人,缴获轻机枪一挺,各种大小枪40余支,骡马5匹,平息叛乱。

三十七、解放景东战斗

在云南省反动当局的策动下,原国民党景东县长梁星楼,以伪“三纵队”旗号,裹协千余人枪,进犯镇沅县按板井。敌人于9月23日进至按板井外围那墩丫口一线。经边纵队九支队四十一团三营进行反击后,梁部败退。

9月25日九支队四十二团奉令接替三营防务抵达镇沅按扳井。

10月7日,四十二团在三营和李南山、彭学孔部配合下,对梁部发起全面攻击,突破敌军阵地。敌军向勐统溃逃,四十二团奋起直追,给敌以重创。10月13日,四十二团攻占中窝铺战略要地,敌人退至金线河对峙。19日,敌纠集五个大队,九百余众,分三路反扑。战斗中毙敌敢死队大队长阮学海以下10余名。

11月7日,四十二团避开正面进攻,组织突击力量,夜袭八人抬轿山得手,分三路直下苏家营、苍蒲地一带。再次形成两军相峙的局面。19日,四十二团绕道简水,东瓜林至黄草岭。23日经老君殿直抵景东县城。梁星楼已于19日率残余二百人向景东北部逃窜。四十二团搜索进至县城,宣布景东解放。

在反击梁星楼进犯,胜利解放景东县的战斗中,边纵八支队从景东北部南下,配合九支队进击景东县城,形成对梁星楼部南北夹击之势,加速梁部的瓦解失败。

三十八、三打老围街

盘踞镇沅县老围街(今属墨江县)恶霸杨继明,勾结李润之屠杀镇沅武工队员和群众数十人,进行反革命武装叛乱。为了消灭杨匪,边纵九支队四十二团派出六营于1949年11月2日,首次攻击匪巢蜜蜂沟,毙匪10余人后撤回。12月13日二次袭击老围街时,敌乘机偷袭六营营部,营长起铁和警卫员等数人牺牲。1950年1月6日,六营与边纵九支队四十三团九营协同作战,第三次进攻老围街,攻克敌匪巢穴。杨继明逃附李润之。

三十九、东岗叛匪被歼与收复孟连

澜沧石炳麟派人往东岗策反,于1949年11月16日被澜沧武工队抓获后。当晚混入澜沧民族中队的中队长张石金、李崇民纠集20余人,杀害民族中队干部4人后,围攻武工队被击溃逃窜。澜沧整训总队闻讯,派出一大队前往支援,途中与石炳麟匪部遭遇。双方交火后,匪众不支向孟连溃逃。一大队乘胜追击,于11月26日收复被敌占领的孟连城子,11月29日追敌至糯福,击溃石匪所部,潜藏于糯福的帝国主义分子永文生及石炳麟等仓促逃窜。

又11月27日宁江县周尚达地霸武装与黑山戈朝河匪部勾结叛乱。澜沧整训总队派出部队进剿,平叛中,经雅口、团山、龙竹棚、新营盘、响水河、蛮老、蛮元、黑山等多次战斗,于1950年11月14日收复宁江,27日攻占叛匪巢穴大黑山擒获敌特分子张辉南。宁江平叛胜利结束。

四十、平息李希哲叛乱

景谷县地霸李希哲秘密接受敌特机关委任国民党第七区行政专员兼保安司令。他与梁星楼、张孟希暗中勾结,于1949年11月13日凌晨发动反革命武装暴动,组成“戡乱总队”,向景谷县人民政府进攻。先后在威远大街、益香井等地杀害革命干部刘昆府、杨慧、肖源等100多人。

思普地委和边纵九支队当即命令四十三团之一部由六顺沿西南方向攻取益香盐井。命令四十三团之另一部与警卫营之一部,在宁洱、正兴民兵配合下,从景谷东南面发起进攻。命令四十二团加速歼灭景东梁星楼后,回师景谷从北面进攻,剿灭李希哲匪部。同时成立临时指挥部,由罗正明任指挥员。

12月初,攻克益香香盐井,向县城逼进。四十三团另一部攻克蛮乃至暧里。北面四十二团在解放景东后挥师南下,兵分两路,一出民乐、猛戛进攻景谷城西;又一出小景谷进攻城北。12月11日凌晨攻击开始。四十三团九营与双缅武工队、镇沅民兵歼灭抱母井叛匪后,与进攻城北之部队汇合,进至蛮冷大桥。守敌百余人据险顽抗,敌镇长谢祯祥等数人被击毙。

12日,敌增至300余人,向攻击城北部队反击。四十二团北面之部队绕道吊钟坡与城西攻击部队汇合。由于通讯联络困难,城东、城南攻击部队接到通知:“停战三日,进行谈判”。致使敌得以集中兵力顽强阻击。12月13日夜,李希哲在和平谈判的伪装下裹胁千余人枪弃城向西逃窜。时值纵队副司令员朱家璧率西进部队三、六两个团,经双江、缅宁向思普地区挺进。因途中判断失误与四十二团追击部队发生误战。

12月18日进剿部队在马台渡后山追上敌匪。展开战斗后,敌向江边逃跑,被追击部队另一部和双、缅武工队尾追至那招渡,再次展开狙击。李希哲率部进行顽抗,追击部队三面合围。匪从掩护李希哲百余人渡江逃遁,其余700多匪徒,除歼灭部分外,其余全部缴械投降。计缴获轻机枪17挺,长短枪570余支,安抚群众,调查清理遇害烈士名单,重建县、区政权。

四十一、思普地委组织全区联防机构

1949年12月中旬,思普地委为了防备蒋军残部向思普逃窜,发动全区各族人民和民兵,开展坚壁清野,阻击敌人向边疆逃跑。并在全区各县接壤地区成立了六个联防指挥部:即景(东)、景(谷)、镇(沅)、联防指挥部,元(江)、墨(江)、新(平)、联防指挥部,宁(洱)、墨(江)、镇(沅)、联防指挥部,宁(洱)、墨(江)、江(城)边联防指挥部,宁(洱)、思(茅)、六(顺)边联防指挥部、景、景、双、缅、镇边联防指挥部。

四十二、思普地委发出“阻匪迎军”通知

1950年1月1日,人民解放军二野四兵团和第四野战军114师,115师由桂入滇,歼灭盘踞云南的蒋军第八兵团第八军、第二十六军。滇桂黔辖区党委通知思普地委和九支队:蒋军第八兵团有逃往滇西南背*缅甸,与在缅甸景栋的国民党特务头子卓献书,建立反革命基地的企图。通知要求思普地委和九支队,坚决阻击歼敌逃窜,配合野战军,把敌人全部消灭在国境内。

思普地委当即向各县发出“阻击歼匪,团结迎军”的通知:第一,在全区宣传解放战争已到最后胜利阶段。全区军民动员起来,誓将革命进行到底,迎接和密切配合野战军,将残敌全部、彻底、干净地歼灭。第二,在军事上利用天然屏障,作三线布防。配合边纵十支队,以元江、红河为第一道阻击线,争取将敌人阻击在元江东岸,以待野战军赶来,予以围歼。以把边江为第二道阻击线,以澜沧为第三道阻击线,务必将敌人歼灭于国境内。

四十三、逮捕反革命分子张孟希、朱炳禄

1月9日,反革命分子张孟希、张达希、朱炳禄在宁洱、磨黑两地被逮捕归案。

1月10日,边纵九支队为拘捕张孟希等人发表公报指出:“磨黑朱炳禄假借政府名义,招兵买马,阴谋在本月10日,在磨黑、猛先两地举行暴动,颠复人民政府。而在幕后主使这项阴谋的正是张孟希。数月以来,张孟希不断诋毁政府,和各地叛乱匪首明来暗去,信使往返,利用本军宽大态度,助长叛匪气焰,其为阴谋主使,嫌疑重大。本军为保护人民安全,扑灭叛乱阴谋,已在本月九日,分别在宁洱、磨黑两地将张孟希、张达希、朱炳禄、忍天和、张天为等人拘捕看管。……”

逮捕张孟希、张达希等反革命凶犯的消息公布后,全区各族人民,无不拍手称快。纷纷反映:共产党为思普区除了一害。

四十四、佛海失守,车佛南整训总队退守澜沧江北岸

1950年1月21日,敌93师在乡残余曾宪武及地霸武装黄国珍部于49年10月18日叛乱,攻占南峤后,又于12月向佛海进犯。车佛南整训总队坚守一个多月,多次出击未能取胜。后因孤立无援,于1950年1月21日被敌攻破城防而失守。整训队总队撤至澜沧江北岸驻防。

四十五、官厅歼击战全歼敌教导师

1950年1月,二支队四团三营(九支队四十一团三营)在新平腰街打掉李润之前哨堡垒后,接到李润之投降的情报,即沿元江进发。在元江三板桥追上蒋军逃敌170师尾部。双方交战至天黑,蒋军乘机逃遁。三营经江沿小道向西猛追。于2月2日超敌前到达官厅抢占高地袭击敌人。卢汉起义部队邹谷君部两个团同时赶到,将逃敌第八兵团教导师李桢干所率一千余人三面包围在一个孤立高地上。敌军侧后是悬崖峭壁和陡坡,无路可退,便集中密集火力,发起多次突围,均被追击部队击溃。此时,二野37师师长周学义带着两个轻装营赶到投入战斗。敌军在突围无望的绝境下,向追击部队投降。官厅歼击战计全歼敌教导师师长李桢干以下官兵1100余人。其中将级军宫3名,校级军官50余名,尉级军官300余名,士兵700余人,另有一部份随军家属。三营派一个连押送俘虏至墨江。

与此同时,宁、墨两县基干大队及民兵,在元、墨、新联防指挥部毕乐天指挥下,配合野战军之一部前卫连在回龙街一线,全歼敌宪兵12团团部及其一个营300余人。

四十六、南京街战斗

1950年2月4日中午,二支队四团(即九支队四十一团)随野战军13军37师师长周学义率领的红军团等部队,在镇沅县南京街追上逃敌170师孙进贤残部。敌依托有利地形,拼死抵抗。午夜,九支队四十二团赶到,准备投入战斗时,收到九支队司令部电令:命四十二团迅速南下,追歼向车佛南逃窜之蒋军另一残部。周师长同意执行命令。野战军整顿队伍后又投入战斗,四团绕道击敌侧背。敌军舍车保帅,留下一个营与追击部队纠缠,孙进贤率主力连夜向景东方向逃窜。次日战斗结束,毙敌数十名,俘敌300余人。四团派敌工干事马万选率警卫排清理战场,将俘敌押至接转站。

四十七、圈田街追歼战,歼敌170师

1950年2月5日野占军周学义师长率一0九团、一一0团超敌170师237师残部占领景乐县勐大区(今属镇沅管辖)之勐统,阻敌北进景东。二支队四团渡过勐统河占领西岸大井一线,阻敌南逃景谷和西逃缅宁之路。四团一营、三营占领圈田河峪思乌山、黄草岭,县武工队,县基干队伏于唐梨弯断敌退路。景谷、镇沅、景东民兵1000多人配合。战斗从5日开始到6日,经两昼夜激战后,敌军反复突围无效于七日派代表谈判投诚。圈田战斗全歼蒋军170师、237师残部孙进贤以下官兵2700余人及逃敌家属。击毙击伤敌军300余人,缴获八二炮11门,六0炮31门,轻重机枪51挺,美造步枪1900余支及一批弹药、物资。

1950年春节,野战军和边纵四团、民兵、地方游击队等在镇沅县城召开祝捷大会。

四十八、车佛南追歼战

1950年2月初,正当墨江官厅战斗取得胜利之际,蒋军26军歼敌93师278团及509团残部1000余人,从红河窜入迤萨,沿绿春及江城边境向车佛南逃窜。野战军十三军三十七师副师长吴效闵率114团两个营,尾追逃敌进入思普地区。2月5日抵达宁洱县城。思普根据地党政军民夹道欢迎野战军的到来。

2月16日,野战军吴效闵所部在边纵九支队机动营和车佛南整训总队、镇江整训总队配合下,到达南峤景真。拂晓,各部队在吴效闵统一指挥下,由野战军114团二营担任主攻,边纵九支队机动营和镇江整训总队配合,向逃至乌龟山之蒋军发起攻击。战斗数小时,敌军大部就歼,敌278团罗伯刚率小股残敌突围向缅甸逃亡。边纵九支队机动营急追至国境。

下午,蒋军派出警戒的一个营返回乌龟山驻地,被野战军全歼。

四十九、蛮伞、勐宁追击战

1950年2月17日,边纵九支队四十二团从镇沅南京街奉令南下阻敌。途经思茅、六顺、宁江,赶到南峤时,乌龟山战斗已结束。又接情报,蒋军237师709团残部,从勐腊方向逃窜至车里。九支队四十二团奉令赶往勐混阻击。四十二团追敌至蛮伞,与逃敌接火,战斗至夜晚,敌军乘黑夜窜入原始森林。拂晓,四十二团调整战斗部署,四营主攻,六营和车佛南整训总队一大队侧击敌右。我方整训总队大队长等三人光荣牺牲,多人负伤。敌伤亡惨重,全线崩溃,向勐宋方向逃窜。六营、九营跟踪追击。敌逃到勐宋国境线高地构筑工事顽抗。次日,四十二团和整训总队三面合围敌人,敌军边打边逃出国境。

五十、边纵四十三团赴澜沧清剿石炳麟匪部

3月初,逃窜车佛南之蒋军残敌被消灭后,九支队四十三团,渡过澜沧江,在卢汉起义部队保九团配合下,清剿流窜澜沧的石炳麟匪部。石匪在各路清剿下,向茨竹河、南本、中课佤族聚居区逃窜。他们企图收买佤族头人负隅顽抗。经清剿部队与佤族代表岩顶谈判,令其交出匪首。于是佤族在寨内向石匪发起攻击,匪部损伤惨重。石炳麟带少数亲信逃脱。石匪骚乱遂被平定。九支队司令员方仲伯、政委张华俊致电澜沧清剿部队进行嘉奖。

至此,边纵九支队胜利完成配合野战军阻歼蒋军残部逃窜思普地区的光荣任务。

3月底,九支队政治部主任唐登岷同志在佛海召开车佛南三县军政干部扩大会。会议总结阻匪战斗经验,表彰立功人员,追悼死难烈士,部署车佛南三县光复后的建政工作。抽调副团长以下军队干部数十人转业下地方工作,同时将车佛南武工队与民工团合编、整顿,组成车佛南民运工作团,开展三县区、乡建政工作。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中国共产党普洱市委员会党史研究室 www.pe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5007635号-1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行政中心6幢 电话:0879-2135432 传真:0879-2122685
您是第20897825位访客
 
滇公网安备5308020200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