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普洱党史 >> 人物述林 >> 正文  

以血报国的勇士——刘昆府

录入:peds 来源:普洱党史  时间:2015/11/27 点击:12398

 

    刘昆府(1905~1949),生于石屏宝秀的一个农民家庭,四岁丧父,靠母亲做针线、织布维持全家五口人的生活,收入微薄,生活艰辛。

    刘昆府从小身处逆境,饱受人间风霜,却不因逆境而丧志。他自幼顽强好学,1918年以优异的成绩在家乡前所小学高小毕业,后邀几位同学一起上昆明,就读于省立师范学校,擅长诗文书法。由于社会黑暗,家庭经济困难,读了一学期,终因无钱交学费和生活费忍痛退学回乡,就职于宝秀前所小学。刘昆府青少年时期身处黑暗社会,目睹人民疾苦,培养了他愤世嫉俗,风毅秉烈,赈贫济困,打抱不平,敢于斗争,胆识过人的性格。

    刘昆府青年时期,受革命思想的影响,踏上了民主革命的道路。民国十五年五月(1926年),唐继尧为扩充其军阀势力,加派苛捐杂税。年芳二十的刘昆府觉得“云南人民实不堪受此摧残了,不推倒唐继尧军阀政府的统治,就不能救民于水火”。他与李伯东等人四处奔走,筹集资金,联系个旧等地同盟会员,联合滇南各实力派以及部分绿林豪杰,迅速拉起了两千人的倒唐队伍。

    抗日战争爆发后,云南省成了抗战的大后方,刘昆府居安思危,认为“军事方面虽有当局主持,唯民众武力也不可轻侮,须切实之办法,发动大规模之游击战”,“随时随地做有效之行动、更应有广大之联合,以赤血报国也”。他虽没有驰骋于沙场,但忧国忧民之心未减,曾题写了一副“惊起自己的责任,注定民族之复兴”的对联,表达了他的为人和志向。

    1943~1946年,刘昆府到磨黑开药房,自己当医生。刘昆府在磨黑一方面为群众看病,一方面关心时局。此时,磨黑张孟希势力膨胀,独霸一方,不可一世。抗战胜利后,张孟希耍两面派手法,一面和国民党勾结,到处抢掠,坐地分赃,一面又打着进步的招牌,声称“科学做人,哲学做事”,借以欺骗蒙蔽群众,伪装进步。一次刘昆府当面揭露他“少说些漂亮话,把边江抢人,你可知道?”,张孟希强辩说:“把边江抢人,难道是我干的”,刘昆府严肃地指出:“你心明白”,弄得张孟希张口结舌,无言以对。此事在群众中传开了,有的说刘昆府吃了豹子胆,敢冲撞张孟希这个土皇帝,不少人更为刘昆府的安全担心,而刘昆府却泰然处之,无所畏惧,表现了他疾恶如仇,大义凛然的性格。对前来求医的劳苦群众,他认真医治,对确无钱交药费的,少收或免收医药费,受到群众的欢迎和好评。

    1945年抗战胜利,刘昆府与各族人民一样,满怀喜悦,希望和平,共建民主富强的新中国。但是国民党政府却冒天下之大不韪,发动了内战,置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滇南各地哀鸿遍野。此时,在磨黑开药房的刘昆府接触了思普地下党负责人陈盛年,在地下党的指导帮助下,走上了革命的道路。1946年9月,刘昆府派唐岱去车、佛、南、宁、澜几个县交界的山区了解情况,并邀约当地几位头人到磨黑,为在那京等地建立革命根据地作准备。同年11月,刘昆府向陈盛年要求去车、佛、南开展革命工作。得到陈盛年的同意与支持,刘昆府的勇气和信心倍增。1946年底,刘昆府关闭药房,转回石屏,变卖田产,购买枪支,     1947年1月底,刘昆府从石屏带领20余人武装,少量马匹商品,以做生意为名,返抵磨黑。在地下党的安排下,通过统战关系,由张孟希支援步枪7支,子弹一批,并写了一封信由刘昆府转给佛海县长柳纯,推荐刘担任柳的剿匪大队长。

    1947年2月,刘昆府到达佛海县城,他一方面通过在当地做生意的石屏人了解情况,另一方面利用佛海县剿匪大队长的身份,掌握了车、佛、南、宁等县部分军政人员和武器装备的情况,又以组织石屏同乡会的名义,把在车佛南一带的100多石屏人组织起来,两个月就拉起了100多人,四五十条枪,七八十匹马的队伍。柳纯发现刘昆府形迹可疑,当即免除其大队长职务。3月底,刘昆府把自己掌握的四十余人武装,带到佛海、南娇、宁江三县交界的那京、南本河一带,建立根据地,发展革命武装,为在滇西南开展反蒋武装斗争打下了基础。

刘昆府带领的革命队伍不断壮大,截击了伪南桥县长马帮,解决了宁江县政府武装,正准备进攻车里县城时被敌人发觉,引起了反动政府的恐慌。澜沧、宁江国民党政府连速发报要求省、专火速派兵进剿。国民党云南省主席卢汉电令普洱专员余建勋和保三团派重兵围剿。因围剿兵力超过刘昆府部数倍,民主联军内部又发生叛变,联军总部驻地那京寨子被火烧。因此,在外有强敌,内有叛乱,万分危急的情况下,刘昆府率主力辗转抵抗,撤出了那京根据地。1947年12月初,为了保存实力,刘昆府决定带领主力基干大队和警卫中队130多人转移至石屏隐蔽待命。

    1948年8月9日,在石屏宝秀刘昆府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接受了滇南工委要他重组武装的指示。不久,刘昆府重新召集那京起义留下的六七十人枪,党组织发动近百个农民参加,还从昆明等地派六七十名骨干及青年学生参加刘昆府组织的人们武装部队。1948年9月,在石屏三树底正式成立了云南人民反蒋自卫军第三支队,共200余人枪,刘昆府被任命为支队长。

    为打击国民党反动政府在滇南的统治,扩大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影响,壮大革命队伍,调动盘踞思普、元江一带的反动武装,滇南工委决定组织二、三支队攻打石屏县城,刘昆府被任命为攻城联合指挥部总指挥。在石屏战斗中,刘昆府身先士卒,到第一线指挥战斗,后因敌军增援,主动撤退。

    1949年2月,刘昆府调到二纵队部整训总队任总队长,参加二纵队一期随军干校学习,这期间他受教育很大。刘昆府支持三支队的统一整编,行军不骑马,争着背背包,和大家打成一片。当整编后的四、七支队原部分老板出身的干部,互相串联拜把,要带领自己原来的人马,返回家乡“闹革命”,部队面临分裂危险的时候,刘昆府在纵队党委的领导下,旗帜鲜明地坚持团结,反对分裂,维护党的领导,保证了党的领导和军队的统一指挥。1949年4月,二纵队进驻普洱,一期干校结束,刘昆府仍留二期干校任总队长。

    1949年7月,二期干校结束,刘昆府被派往景谷县,担任益香、香盐、凤岗三个盐厂的总负责人,他为发展盐业生产,解决部队给养,尽心尽力,尽职尽责。

    1949年冬,在国民党及其特务的策动下,思普根据地多次发生严重的反革命暴乱,长期盘踞在景谷县的反动恶霸、国民党县长李希哲,在景谷发动了大规模反革命暴乱。刘昆府在李希哲叛乱前有所耳闻,积极加固碉堡,准备应对突发事件。李希哲认为他叛乱的最大障碍是刘昆府,但由于惧怕刘昆府的力量,不敢正面交锋,于是阴谋策划。1949年11月13日晚,李希哲借口商量盐务,邀刘昆府去他在香盐井的家中做客,李笑脸相迎,酒肉招待,胁迫他参加叛乱。刘昆府当即义正词严,痛斥李希哲的叛变行为,指出在全国即将解放的胜利形势下,这是自取灭亡。李希哲见拉拢无效,一声送客,几个大汉跳出来,扭住刘昆府。刘昆府面对叛匪,大义凛然,威武不屈,怒目而视,痛斥敌人的卑劣行为。叛匪恼羞成怒,向刘昆府胸部连刺48刀,刘昆府仍高呼不断:“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叛匪将他的眼珠挖出来,用刺刀刺入他的口腔,刘昆府壮烈牺牲。他以宝贵的生命实践了自己“以血报国”的誓言,当地群众十分悲痛,用白布将他裹起来安葬。

    刘昆府牺牲后,滇桂黔边纵队第九支队赠以“革命英烈”的锦旗,宝秀人民为纪念他,将宝山街改为“昆府街”。新中国成立后,景谷县建造了烈士陵园,刘昆府烈士长眠于此,他的英名和精神永垂。1983年6月20日,原边纵九支队政委、普洱地委书记张华俊到景谷凭吊,写了一首悼念老战友刘昆府的律诗:“弱冠投笔为人民,中年再起更求真。雨林燃炽讨贼火,赤瑞重投革命身。弃武学工无私念,舍己为人有宿因。横眉怒对凶徒弹,振臂高呼震寰尘”。高度概括和评价了刘昆府烈士的一生。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中国共产党普洱市委员会党史研究室 www.pe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5007635号-1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行政中心6幢 电话:0879-2135432 传真:0879-2122685
您是第14013094位访客
 
滇公网安备5308020200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