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普洱党史 >> 人物述林 >> 正文  

战斗在敌营里的英勇战士——孙德齐烈士

录入:peds 来源:普洱党史  时间:2015/11/18 点击:12825

孙德齐(1900~1932),墨江县涟漪区赖蚌村人。孙德齐县城高小毕业后,到普洱读过一段时间的师范,后回到本村任了两年的小学教员,接着又投笔从戎。从军后,他到普洱督察专员公署开办的军事训练班受训一年,不久考入云南讲武学堂学习。学习归来,在墨江县团防大队(后来称常备队)供职。由于孙德齐生性聪捷、勤学苦练,各项军事技能过硬,深得上司器重,不久即升为墨江县团防大队长,又兼新、元、墨联合团团长。他兢兢业业、多次带兵围剿土匪,确保了新平、元江、墨江交界地区的平安。因平息匪患有功,被授予陆军步兵少校军衔。

孙德齐的家境稍为富裕,除自种田地外,他的父亲还烧陶器、瓦货出卖。孙德齐自幼勤劳,少时常帮家中做家务事,在本村教书期间,一有空闲就去帮助父亲经营瓦货。孙家逐步富起来后,置田买地、建盖宅居,广施善德,在赖蚌一带有较高的声望。孙德齐自幼过着衣食无愁的生活,后来又青云直上,当了县团防大队长。但是由于他从小生长在农村,旧社会广大贫苦农民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惨状,深深地扎进他的心里。他看到了人间的不平、社会的不公,他同情广大受苦受难的农民兄弟。后来他到普洱读书,时值“五四”爱国运动正在全国广为宣传,打倒列强的呼声也传遍边城普洱。在云南讲武学堂学习时,孙德齐曾受到护国倒袁、推翻帝制运动的教育,尤其是孙中山提倡的三民主义思想、天下为公的思想,使他刻骨铭心。此后,他接触进步学生,学习马列主义书籍,思想有了提高,初步认识到中国广大农民贫困的根源,立志做一个有作为的人。他曾在自家陶器厂对面的墙壁上写了一副对联:“赖蚌的伏龙想游四海未得天时地利人和;云南之迤南思化欲成必讲民族民权民生”。他自比伏龙,胸怀大志想干一番事业,但没有合适的机会,由此可见青年时代的孙德齐就有推翻不合理社会的思想基础。

孙德齐虽然当上了县团防大队的大队长,但仍和当地哈尼族农民保持着亲密的关系,怀有深厚的感情。他一回家就有许多农民涌来听他讲形势、讲道理。孙德齐向农民兄弟讲解孙中山的主张,讲解剥削被剥削的关系,使他们懂得受苦人并不是命不好,而是剥削阶级造成的。孙德齐乐于助人,当他看到有些农民身上衣服补丁摞补丁时,就找些旧衣服给他们,有时甚至脱下身上穿的衣裳送给他们;看到有的人连买盐巴的钱都没有,就掏出三元五元送给他们;有的人家无米下锅,找上门来,三升两升总要让他们拿回去一点;来到家中的客,不论贫富都要请来同桌吃饭。有一次赖蚌附近那罕寨子失火,几家哈尼族农户被烧得精光,孙德齐跑东家串西家,动员他们捐粮献物救济受灾人家,他自己捐献了许多旧衣服,并驮了一大麻袋谷子到那罕去。

1928年,孙德齐参加了墨江学术研究会,阅读了《社会发展史》、《哲学大纲》、《新青年》、《创造》、《向导》、《共产主义ABC》等进步书刊,思想认识有了很大提高。1929年,孙德齐加入中国共产党。孙德齐入党后,支部分工由他负责军运工作,同时摸清团防大队官兵的思想状况,并尽量争取思普殖边营两个连靠拢地下党组织。孙德齐按照党支部的安排,在团防大队的士兵中开展秘密工作,争取到多数人以后再向下层班排长做工作。由于孙德齐平时对部下很好,对士兵如同兄弟,因此大家都尊重他、爱戴他,经他一做工作,都愿意跟他走。团防大队的士兵大多来自受苦受难的农民家庭,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早已不满,只是敢怒不敢言,这些条件,再加上他深入细致的工作,全大队100多人的武装被争取过来。在思普殖边营的士兵中,孙德齐也做了不少工作,还发展了上士班长曾福光加入共产党。

1930年,墨江的农民运动在地下党的领导下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县城附近乡镇的许多村寨,都组织起农会和穷人相帮会。孙德齐家乡的赖蚌、那罕、桑田、打落山、班茅、闷老冲、回老寨等也同样组织起了农会,党支部指派孙德齐负责这一片的农运工作。他深入到各村寨、各骨干家庭中,广泛发动贫苦农民参加农会。经他做工作,农会成员迅速发展起来,还形成了近百人的骨干分子。赖蚌一带的农会会员以及有识之士,配合县城的同志上街游行示威和公演。每次游行前孙德齐都告诫团防大队的官兵,不要去干预,更不要去打人;他还劝导其他军警最好采取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由于孙德齐事先做了工作,群众每次上街游行和公演都较为顺利。

地下党支部召开农会骨干积极分子会议,保卫会场的任务都要落在孙德齐身上。他为了同志们的安全,会前总要与曾福光等人商议,设暗岗,布流动哨,严格检查会场周围的情况。

1931年农历六月二十四日火把节,墨江地下党支部在埔佐墩头召开农会骨干积极分子会议,决定在当年的冬至节(农历冬月十五日)举行武装暴动,会议推举孙德齐为武装暴动的总指挥。为支持暴动,孙德齐说服了父亲和弟弟孙德家,卖掉了一份田产,拿出钱来购买枪支弹药。为保证武装暴动,孙德齐继续做殖边营的工作,他对宋善之、马洪林两个连长讲革命的道理,讲农民武装暴动的条件,要他们靠拢农民武装这一边。宋、马两个连长表面上支持农民运动,暗地里却向县长王滢报告了地下党准备组织农民暴动的情况。1931年11月22日,王滢动用大批人马抓捕孙德齐,在县城捕到孙德齐后急忙将他押入牢房。

孙德齐被捕后,敌人对他进行了残酷的逼讯,要他供出组织情况,但不管敌人采取什么手段,他都不透露一丝一毫消息。县长王滢、普洱督察专员禄国藩得不到所要的口供,最后下了毒手。

1932年1月21日清晨(即熊文和、陈家麟等牺牲的第二天),敌人在县政府大门的照壁下卑鄙地暗杀了孙德齐。国民党反动派为什么不敢公开杀害孙德齐?一方面孙家在涟漪一带有一定的势力,怕孙家组织人来劫法场;另一方面孙德齐在团防大队士兵中有威信,怕士兵哗变,因此不敢公开杀害。敌人杀害孙德齐后,还派了侦缉队长率兵到赖蚌孙家搜查,他们搜走了准备暴动时用的枪支弹药,还搜走了一面红旗和大批书籍、财物。

孙德齐就义时年仅32岁,他的坟墓原位于双龙桥上边的那召田。1981年4月5日,墨江哈尼族自治县人民政府,重新为烈士修整了坟墓并立了墓碑,以纪念这位战斗在敌人心脏里的英勇战士。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中国共产党普洱市委员会党史研究室 www.pe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5007635号-1
地址:云南省普洱市行政中心6幢 电话:0879-2135432 传真:0879-2122685
您是第14013283位访客
 
滇公网安备53080202000176